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华人网

查看:4221 回复:54 发表于 2024-3-18 21:23
本主题由 华人网 于 2024-3-18 23:05 解除精华
发表于 2024-3-18 21: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东方圣人匡子新解《论语》《孟子》《道德经》《庄子》《诗经》《尚书》诠释人文基因! [复制链接]

本帖最后由 东方圣人 于 2024-3-30 22:53 编辑

                      公告

        欢迎大家来到东方圣人匡子栏目间,我们一起来探讨教育修身话题。
        缘于中国古代四位圣人孔子孟子老子庄子经典论著所蓄含之人文基因,不才者本人矢志于匡复冠礼、兴立国教、效法先贤,力求在宗教哲学领域依循人类社会之通理而甘为恢复社稷公礼思想之先行者或奠基者。
        诚邀文明开明之觉悟者狂狷之士同道于做人之基本道理!
        作者意欲携带版权落户于所适宜之国家!

             个人主页:https://studio.youtube.com/channel/UCcQN19iPJ80XyRWo-WR41Tg/videos/upload?filter=%5B%5D&sort=%7B%22columnType%22%3A%22date%22%2C%22sortOrder%22%3A%22DESCENDING%22%7D
回复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3-18 21:2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方圣人 于 2024-3-29 21:12 编辑

新解《诗经》

主话题:关雎
解析:《诗经》一、国风(一)、周南之、——
一、 国风:国之礼乐与社会风气。
    (一)、周南:周(周遍)南(高位)。即高位者须周遍表率其自主恤下之人品人性。
       1、关雎——关(关卡)关(关闭)雎(jū疽)鸠(聚集,聚合)【履】,在河之洲(水中之陆地,岛;高地)【王】。窈(yǎo幽深)窕(佻tiǎo:轻佻,放肆)淑(叔:拾取)女(柔弱,矮小)【食】,君子好逑(qiú匹配,配偶;聚合)【霸】。参差(参差cēn cī——长短高低不齐)荇菜(xìngcài根于泥且浮于水之植物)【仙】,左(佐)右(佑)流之【臆】。窈窕淑女【食】,寤寐(寤寐wù mèi——醒与睡,白日梦)求之【野】。求之不得【善】,寤寐思服【制】。悠(自由)哉悠(任由)哉【别】,辗转(辗zhǎn转——反复不定)反侧【叛】。参差荇菜【隐】,左右采之【独】。窈窕淑女【食】,琴(坟墓)瑟(庄严)友(和顺)之【仪】。参差荇菜【用】,左右芼(mào择取)之【换】。窈窕淑女【食】,钟(专注)鼓(煽动,鼓动)乐之【腐】。


      即土匪设立私礼王法之疆界关卡以阻滞奴才之自由且骗子宣扬迷信神鬼之主权以关闭殉教徒之思想乃衣冠兽畜者鸠集苟合为统治阶级利益集团似人类社会之痈疽脓疮而施行等级履制,那履礼意在比照天上云河及地上江河之水源再及上中下游又及海洋深渊乃俗主兼神奴者高居于岛洲之上而拥有唯一独占之王权。劳动者大众被统治者比喻为海洋深渊中轻佻放肆之鱼鳖虾蟹乃充当被猎杀拾取之柔弱矮小者食材,统治阶级内部之主子奴才交好匹配为孽生与寄生之关系乃自恃为不劳而获之侵犯劫掠者以主权霸凌人权。水中植物根于烂泥浮于水面乃类比衣冠兽畜者人渣自诩为超凡脱俗之神品仙性而长短高低不齐于等级履制之统治者阶层,俗主假意辅佐神权使庇佑王权而大奴才假意辅佐主权使庇佑二主子之实权乃臆想以直接管理之方式实现间接管理之功效而如同乌云把持雨水或水源掌控江河之流向。在动物王者法则之深重灾难当中乃刚强高大者轻佻拾取柔弱矮小者为食材,装神弄鬼之衣冠兽畜者土匪骗子或主子奴才在人类社会追求以荒野动物之王法王道为主乃实属白日做梦。在人类社会贪求主权大于人权者乃不得善终,做白日梦思考不劳而获之猎捕拾掠者必然因其不自主之劣根性而服从广大自主劳动者之制约或规范。自主者自由于自我本我本心所遵循之客观因果关系而不自主者任由其欲望亚心次心之摆布乃人类与衣冠神兽鬼畜之本质区别,不自主者乃作主者之兽品与畜性或被主者之畜品和兽性自相矛盾排斥于反复不定而主子旁侧之奴才必暗藏反叛之心。似泥水中所长之草乃等级履制参差不齐于各阶层管理者都隐蔽其被管理之身份或地位,被管理者辅佐其上级管理者而庇佑且管理其下级乃采取权力分发下派之方式而又必须奉行主权唯一独占之规则。在履礼间接准则之深化落实当中乃刚强高大之食客兼柔弱矮小之食材而轻佻拾取并被拾取,乃如同被食者成为墓中死鬼却庄严展示其所和顺之吃食者仪型。各级先祖之鬼权像泥水中所长之草而参差不齐于被王权假借利用,每个下级鬼奴都辅佐其上级鬼主而获得庇佑乃上级或下级之地位要变通择取及转换角色之身份。在层级对接细则之深度解释当中乃刚强高大之上级食客兼柔弱矮小之下级食材而轻佻拾取并被拾取,上级纵欲者专注孽生于驯化调教之手段而下级助泄者鼓动寄生于奸佞谄媚之伎俩乃双方都乐于腐败或腐蚀。


      据《论语》所言乃《诗经》在初始编撰出版时被文阀蔽掉或删除一个句尾之字,致使其由五言变为四言且失去者为点睛之笔因而没有人文理性之思想,故而笔者尝试以人文基因者国之礼乐贯通恢复之,即所称之为版补乃意于版本之补字填充。
      乱世乃礼乐闲置崩塌时之敌我矛盾而乱象为礼乐高悬主导时之人民内部矛盾。
      人类社会乃都是文明开明战胜野蛮愚昧且都是冠礼凌驾于履礼之上而不是文贼文痞之所谓胜利者书写历史。
      闲看云雨,旁观江山。
      如果包容或忍让成为习惯那么必有做不到之时而遭受仇恨。
      恶因恶习之下只能滋长出赌徒类型之恶性。
      宗教即信仰,其理当分为冠礼宗国之教与履礼宗法之教。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3-18 22:5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方圣人 于 2024-3-29 21:13 编辑

新解《论语》


主话题:尧命说
解析:《论语》二十、尧曰之、——
      尧日(曰)(前解)——尧(上古神帝)日(太阳;从天亮到天黑之一段时间;一昼夜,地球自转一周之时间;每天,一天天地;一段时间)曰(说)。即指尧帝那个时代之人文理想境界或上古神话。
      尧曰(后解)——尧(高;借指贤明能干之君主或圣人;高位或公位者)曰(解说)
即有关比拟人类起点之解说于高位或公位者秉承社稷公祭之国家礼乐而传递自主恤下之人品仁性者人文基因。


      (一)、尧命说——尧曰:“咨(zī咨询,商议;叹息)!尔(通“苶”ěr:花繁盛之样子)舜(授受)!天之历(历法)数(规律,道理)在尔躬(自身),允(公平)执(主持)其中(符合)。四(驷:驾驭)海(众多同类者积聚)困穷,天禄(福)永(咏:表达)终(死)。”舜(蔓延)亦(奕:多个,累)以(于)命禹(舒展,自由)。
      曰:“予(赐予)小(品质恶劣)子(学说)履,敢(胆敢)用(当权执政)玄(悬)牡(鸟兽之雄性),敢昭(显示)告于皇(煌)皇(大)后(王者)帝(神灵),有罪不敢赦(舍弃)。帝(神主)臣不蔽(遮掩),简(选用)在帝心。朕(征兆)躬(亲身)有罪,无(不该)以(凭借)万方(仿);万方有罪,罪在朕躬。”
      周(赒:接济)有大(超过)赉(赐予),善人(者)是(意)富。虽(即使)有周亲(爱),不如(遵照)仁人。百(勉励)姓(性)有过,在予(赐)一人(仁:感觉灵敏)。
      谨(恭敬)权量,审法(规范)度,修废官,四(驷:驾驭)方(齐等)之政行焉。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散失)民,天下之民(人类)归心焉。
      所重民食(吃)丧(死)祭(杀)。
      宽(宽恕)则得(得当)众(徒属),信(真实)则民(人类)任(rén担保)焉,敏(通达,聪慧)则有功,公则说。


      即高位者或公位者所担保之盟约誓言讲:“国家政治原本乃咨询商议性质之联邦共和体制!人文繁盛之花乃繁衍与传承模式之种子生长形式于基因之授受!天然客观法理之公序类比历法之规律道理乃在人类社会体现于物质和精神文明繁盛之花而出于劳动者自身之主观能动性所认知自然规律及改造周边环境其所谓天人合一,公序所执持之道理要符合客观真实性与周遍贯通性。众多兽畜品性同类者困窘贫穷于动物世界乃被不自主之欲望亚心次心所驾驭,天然祸福所主导之猎捕拾掠者表达动物进化和演变模式之吃食灭绝形式其半独一之互竞相杀于王者法则之死向。”人类授受事业公心于生命种子多层或多重累积之自主自由而动物蔓延个体私心于活命食粮多层或多重累积之放纵任由。
      誓言还讲:“施舍恩赐与感恩回报乃品质恶劣之履礼学说,衣冠神兽鬼畜者胆敢当权执政以主权雄霸之叠人塔样式空悬于人权之上,胆敢昭显土匪骗子之仪型且宣告其侵犯劫掠者不劳而获之猎食性能于辉煌伟大之神权鬼权和王权,主子奴才都犯有反人类罪而其却没有胆量和勇气舍弃人群到动物世界去生存生活。臣服于神主者不遮掩其俗主之身份地位,选用大神奴形象者乃在于其二神主之心。亲身征兆神鬼仙魔意志者都犯有反生命之罪,其不该凭借不喘气儿不吃饭者仪型模仿万能之法力;模仿万能法力者犯有欺诈之罪,其罪证在于亲身征兆骗局。”
      统治者怀柔抚恤之赒济乃主权超过且占有人权之恩赐,伪善者意于富有主权。即使有出自亲善爱心而赒济贫弱之现象,那也不是遵照自主恤下之人品仁性。勉励被主奉上者之畜品奴性乃作主驭下者所犯有之罪过,在施舍恩赐和感恩回报当中乃一概是孽生者与寄生者感觉灵敏于互纳互吃互养互治互斗之关系。
      担保盟约乃恭谨于公侯伯子男各等次责任之权衡考量,落实成员之权利乃审核于规范各级盟主之权限,人品自主及区域自治乃整修于废除官僚之权威,民主评议和监督作为公权力之体现乃驾驭社会舆论之导向而齐等于国之礼乐且决定大政方针之施行。兴起前朝灭亡国仪之国礼于人文基因之传递,继承先辈断绝世系之世业于人生价值之接续,托举历史散失民俗之民意于文明开明之觉悟,天然客观法理之公序乃自上而下贯通人文繁衍与传承模式之种子生长形式于人类社会所归属之自主恤下者人品仁性其核心内涵。
      人间乱象或乱世溯及动物世界或神鬼境界所重视者乃自然主观法感之私序自上而下垄断于动物进化和演变模式之吃食灭绝形式于民众类比食草动物而被欺压被剥削被杀死被变相吃食。
      一兼二之主次互辅相成原则规范且宽恕半独一之胜败互竞相杀准则而使之徒属得当,道理之客观真实和周边贯通原则乃人类社会公序良俗之担保,劳动者主观能动之聪慧通达客观法理或规律而发明或创造物质和精神财富于天人合一之原则乃卓有人品自主及区域自治之功效,公众之人权民权家权业权族权国权平等至上之原则乃国家礼乐之解说。


      公信力担保盟约公责而私信力是允诺施舍恩赐,奴才因依赖主子之喂养而不会与之共渡难关乃现于投靠新主子而攻击旧主子。
                                                                                                                                                                         ——(完)

主话题:尧利说
解析:《论语》二十、尧曰之、——
      (二)(2)、尧利说——子张曰:“何(怎么)谓(算作)惠而不费?”
      子曰:“因(沿袭)民(人类)之所利(利益)而利(顺利)之,斯(距离)不(不该)亦(多个,累)惠(赐予)而不费乎?择可(值得)劳而劳之,又谁怨?欲(希望)仁(果仁)而得(完成)仁(感觉灵敏),又焉(怎么)贪?君子无(不该)众(徒属)寡(缺少),无小大,无敢慢(放肆),斯(差距)不亦泰(大)而不骄(傲慢)乎?君(长上)子(幼下)正(证)其衣冠,尊(遵)其瞻(察)视,俨(yǎn整齐有序)然人望(比拟)而畏之,斯不亦威(胁迫)而不猛(残暴)乎?”
      子张曰:“何谓(解说)四恶?”
      子曰:“不教而杀谓(叫作)之虐(祸害);不戒(警戒)视(审察)成(平定)谓之暴;慢令致期(气运,气数)谓之贼(邪癖pǐ);犹(优)之与人也,出(生产)纳(接受)之吝(羞耻,悔恨)谓之有(拘囿)司(掌管)。”


      即张同学再问:“怎样才能算作上对下施以恩惠仁爱而不浪费?”
      先生讲:“人类社会公共利益得以顺利之发展乃沿袭人文基因之授受而上行下效于自主恤下之人品仁性且继承发扬于事业公心之传递,在新老交替之间距当中乃不该是多层或多重累积之赁贷形式者施舍恩赐也不该是感恩回报死鬼者私祭样式之浪费吧?人生乃选择值得付出劳动之事业而获取劳绩再完善及传续下去,其由寻找自我到确立自我到实现自我到完善及传递自我于功德圆满而又有谁会抱怨命运之不公呢?秸秆之希望乃穗粒种仁之丰硕而完成其所感觉灵敏之基因传递,其又怎么会贪恋死后占据土地而浪费资源呢?君于子之道乃居于长上之高位者对其幼下施以仁爱之效法于表率乃以自主之人品为前提条件而不该对徒属于缺少自主性能之群类者浪费过多恤下之资源且以满足其基本生存生活之所需为限量,不该娇惯或纵容奸小恶赖者妄自尊大于情感讹诈及道德绑架,不该任由衣冠神兽鬼畜之土匪骗子或主子奴才等寄生于人类社会者胆敢放肆其猎捕拾掠之能事,在自主者与不自主者之差距当中乃不该是多层或多重累积其作主者和被主者之间主权为大之规则而不该是争权夺位者骄狂于动物王者之法则吧?长上者与幼下者都应该自证其衣冠者自主恤下品性之清白于绅士风度,士子人品者都珍惜其人格尊严和脸面乃遵循客观因果关系而察视自身之恶因,乃自省自律而整齐有序于从思想到行动到习惯到本性到成效之个人修养且成为人类所比拟敬畏之社会风尚,在善因和恶因之距离当中乃不该是多层或多重累积之欲望亚心次心之胁迫而不该是恶行恶习恶性恶果之残暴吧?”
      张同学又问:“怎样解说恶念恶行恶习恶性之四个恶化阶段?”
      先生讲:“不接受人文基因之教育而杀灭文明开明之觉悟乃叫作衣冠疯爪子或傻蹄子仪型者祸害;不警戒于对自身日常行为之审察平定乃叫作投机侥幸之赌徒仪型者暴躁;缓慢不自觉之感性命令导致气运气数或趋势之不自主习惯乃叫作屡犯不改之歹徒仪型者邪癖;以不自主之侵犯劫掠者猎食性能作为优势参与到人类社会之交流交往,其出产恶果接纳惩罚所遭受报应之羞耻悔恨乃叫作被先天劣根性其自私贪婪怠惰所拘囿掌管之行尸走肉仪型者野蛮愚昧之迷信。”


      主子纵欲并奴才助泄乃做不到不浪费。
                                                                                                                                                                                                 ——(完)

主话题:尧知说
解析:《论语》二十、尧曰之、——
  (三)、尧知说——孔(深)子(学问)曰:“不知(自主)命(使命),无(不该)以(凭借)为(伪)君(主)子(奴)也;不知(管理)礼,无以立(位)也;不知(把握)言,无以知(掌控)人也。”

      即深谙学问者讲:“高位或公位者如果不能以自主恤下之人品仁性担负盟约公责之使命,那么其不该凭借盟主之身份虚伪与联盟成员建立主奴之关系;主权唯一独占之特性决定其仅限于直接管理而做不到间接管理乃证明履礼为臆造品,等级履制不该凭借其自相矛盾之骗术处于人文思想之主位;合纵连横者武道兵法之诺言无法把握其兑现,土匪骗子不该在人类社会凭借其谋略者私序去掌控商议者公序。”

      国之冠礼所承载之自主恤下者人文基因以联邦共和之形式普遍世代绵延。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3-19 06:3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方圣人 于 2024-3-29 21:14 编辑

    新解《庄子》

    主话题:列征说
解析:《庄子》三十三、列御寇之、——
      (十一)、列征说——庄子将(祭祀;送行)死,弟(门第)子欲(想要)厚(富裕)葬之。庄子曰:“吾(自我)以天地为棺槨,以日月为连璧(佩饰),星辰为珠玑(jī宝物),万物为赍(jī把东西送人;发给;持有,携带;怀着)送。吾葬具(供设,置办)岂不备邪?何以加此!”弟子曰:“吾恐(害怕)乌(鸦)鸢(鹰yuān)之食夫子也。”庄子曰:“在上为(被)乌鸢食(吃),在下为蝼蚁食,夺彼与(给予)此,何(呵)其偏(辅助)也。”
以(把……当作)不平平,其平也不平;以不征(证)征,其征也不征。明者唯(惟)为(担负)之使,神者征(证)之。夫明之不胜(经得起,能承担)神也久(灸jiǔ:覆盖)矣,而愚者恃其所见入于人,其功外也,不亦悲乎!

      
      即庄家士子者受邀主持祭祀之仪式为死者送行,那死者之门第子嗣想要修建富裕之陵园地宫且伴以殷实之随葬品。庄家士子者讲:“死者之自我本我本心乃自主自由于以辽阔之天空和宽广之大地作为其棺床及槨室,乃体现人生价值之事业传递于以起落之太阳和圆缺之月亮作为其连接情感之信物佩饰,乃长存精神和物质文明其人文基因于以闪耀之星光和永恒之辰座作为珠宝财富,乃担负抚贫救弱济困解危其关怀体恤之责任于以万物众生之福祉讯息作为随葬陪送品。有关死者自身肉体之葬礼供设置办如果以奢华风光为准则那么岂不是给邪恶盗墓者准备礼物吗?为什么要依照私礼迷信给死者添加此类不必要之麻烦呢?”那死者之门第子嗣说:“先人之自我本我本心乃入土为安而害怕曝(pù)尸荒野像虫子一样服务于乌鸦老鹰之吃食。”庄家士子者讲:“尸体在地上被乌鸦老鹰吃,其在地下被蝼蛄蚂蚁吃,动物世界之行尸走肉者乃彼此夺取或给予肉身于进化和演变模式之吃食灭绝形式,人类社会之士子人品者乃呵斥吃人之行径而生者辅助死者简葬化身于繁衍与传承模式之种子生长形式。”
      私礼把不太平之丧葬仪式当作死者太平之归宿,那炫富显贵之所谓太平归宿不会太平;迷信把无验证之丧葬仪式当作死者验证之归宿,那装神弄鬼之所谓验证不能验证。文明之自主者思考担负责任之使命,神灵之不自主者只为证明其权力之功效。人类文明社会服务于托举冠礼而经不起那神话动物世界所覆盖之履礼了,然而野蛮愚昧之衣冠兽畜者仗恃其土匪骗子猎食性质之见识入侵于人类社会,那猎食者由不自主性能所产生之猎捕拾掠功能乃自然属于荒郊野外食肉动物之本能,食肉动物终被吃且推及敛财者被盗墓乃不也是同样可悲吗?


      劳动者之自我本我本心绵延不断,
      猎食者之欲望亚心次心三代后绝。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3-19 15:4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方圣人 于 2024-3-19 15:51 编辑

  新解《道德经》

  主话题:司介说
解析:《道德经》第八十一章——
      司介说——和(平和,和缓;和谐,和睦;结束战争或争执;和局平手,不分胜负;连带;相关比较;联合,跟,与;和唱,和诗;搀和,搅拌)大(比较大;大小;程度深;排行第一;年长者;敬辞,称与对方有关之事物;用在时令或节日前,表示强调;父亲;伯父或叔父;同“太”:高,大,极,最;身份最高或辈分更高;同“泰”:平安,安宁)怨(怨恨;责怪),必(必定,必然;必须,一定要)有(领有;存在;估量或比较;发生或出现;多,大;某;一部分;又)余(人称代词,我;剩下;表示大数后面有零头;指某种事情、情况以外或以后之时间)怨,焉(“于”加“是”;哪里,怎么;乃,才;语助词)可(同意;许可或可能;值得;大约;适合)以(用,拿;依;因;目的;于,在;而)为(做,作为;充当;变成,成;是;被;帮助,卫护;行为对象,给,替;目的;对,向;因为)善(善良,慈善;善行,善事;良好;友好,和好;熟悉;办好,弄好;擅长,长于;好好地;容易,易于)?是(对,正确;认为正确,表示答应之词,这,这个)以圣(最崇高者;学识或技能有极高成就者;圣人;帝王;宗教徒对所崇拜事物之尊称)人(劳动者;每人;一般人;成年人;别人;某种人;人之品质、性格或名誉;人之身体或意识;人手,人材)右(面向南时靠近西之一边;西;同“上”:位置在高处;等级或品质高;次序或时间在前;皇帝;向上面;由低处到高处;到,去;向上级呈递;向前进;出场;添补,增加;安装;涂,搽;登载;到规定时间开始工作或学习等;达到,够一定程度或数量;四声之一,上声,平上去入;崇尚;同“佑”:保佑)介(在两者当中;介绍;存留,放在心里,介意,介怀;铠甲,介胄;甲壳,介虫,介壳;耿直,有骨气,耿介;用于人,相当于“个”,多表示微贱;古典戏曲剧本中,指示角色表演动作时之用语,如笑介、饮酒介等),而不以责(责任;要求做成某事或行事达到一定标准;诘问,质问;责备;同“债”:欠别人钱)于(介词:在,向;给;对,对于;自,从;表示比较;表示被动;后缀)人。故(事故;缘故,原因;故意,有意;所以,因此;原来,从前,旧有;朋友,友情;人死亡)有德(道德,品行,政治品质;心意,恩惠)司(主持,操作,经营;中央部一级机关中按业务职能划分之单位,级别比部低,比处高)介,无(没有,不,不论;同“毋”:表示禁止或劝阻,不应,不该,不要,不宜)德司彻(通,透)。夫(丈夫;成年男子;体力劳动者;服劳役之人;这,那,他;助词)天(天空;位置在顶部,凌空架设;一昼夜二十四小时之时间,有时专指白天;一天里之某一段时间;季节;天气;天然,天生,自然;迷信之人指神佛仙人所住之地方;迷信之人指自然界之主宰者,造物)道(道路;水流通行之途径;方向,方法,道理;道德;学术或宗教之思想体系;属于道教者,道教徒;指某些反动迷信组织;行政区域名;说;用语言表示情意;以为,认为)无亲(父母;血统最接近者;有血统或婚姻关系者;婚姻;新妇;关系近,感情好;亲自;用嘴唇接触人或东西,表示亲热;亲家),恒(永久,持久;恒心;平常,经常)与(给;交往;赞许,赞助;等待;跟,向;和;同“欤”:语助词;参与)善人。

      即私礼以其等级制度把每个人都搅入且搀和有关论资排辈、争抢第一、攀高比大、炫富显贵之兽畜矛盾于怨恨之中;其长上怨幼下不顺从而奴才恨主子太霸道,到头来一定是互相只剩下怨恨;怎么可能还有善心和感恩呢?
      真理乃觉悟者崇尚做人要有骨气、要有尊严和脸面、要有人格与人品、要自主自立及自强;而不是像衣冠兽畜们之间管与不服管、问责与推责、讨债与赖账、诘问与搪塞、质问责备与应诺哄骗其明争暗斗之私德。
      一直以来,公礼讲公德便是主持倡导人品;私礼不讲公德便是操作经营兽品自上而下通透贯彻辖制于等级,而同时也引发激活畜品由下向上通私透欲谄媚于等级。
      本部经书乃意在推行公礼之公道公德,不该是讲排行、论侍奉之私情恩报于兽畜之品;乃永远点赞于优秀之人品。
      自作主之骨气,屹立于生命世界!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3-19 19:3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方圣人 于 2024-3-19 21:10 编辑

主话题:社稷说(一)
解析:《道德经》第八十章——
社稷说——天(天空;位置在顶部,凌空架设;一昼夜二十四小时之时间,有时专指白天;一天里之某一段时间;季节;天气;天然,天生,自然;迷信之人指神佛仙人所住之地方;迷信之人指自然界之主宰者,造物)下(位置在低处;等次或品级低者;次序或时间在后者;向下面;表示属于一定范围、情况、条件等;表示当某个时间或时节;用在数目字后面,表示方面或方位;由高处到低处;降落;颁发,投递;去,到;退场;放入;进行棋类游艺或比赛;卸除,取下;做出言论或判断等;使用,开始使用;动物生产;攻陷;退让;到规定时间结束日常工作或学习等;低于,少于;量词)莫(没有谁;没有那一种东西;不;不要;表示揣测或反问;同“暮”:傍晚,时间将近,晚)柔(软;使变软;柔和)弱(气力小,势力差;年幼;差,不如;丧失,指人死;接在分数或小数后面,表示略少于此数)于(介词:在,向;给;对,对于;自,从;表示比较、被动;后缀)水(河流;江河湖海洋;稀汁;附加之费用或额外之收入;洗涤次数;自然界水物质),而攻(攻打,进攻;对别人之过失、错误进行指责或对别人之议论进行驳斥;致力研究,学习)坚(硬,坚固;坚固之东西或阵地;坚定,坚决)强(力量大,势力大;感情或意志所要求达到之程度高,坚强;使用强力,强迫;使强大或强壮;优越,好;用在分数或小数后面,表示略多于此数;勉强;强硬不屈,固执)者莫之能(能力,才干;能量;有能力者;能够;同“耐”:受得住,禁得起)先(时间或次序在前者;表示某一行为或事件发生在前;暂时;祖先,上代;敬辞,用于称死去之人;先前)也,以(用,拿;依;因;目的;于,在;而)其无(没有,不,不论;同“毋”:表示禁止或劝阻,不应,不该,不要,不宜)以易(做起来不费事,容易;平和;轻视;改变,变换;交换)之也。水之胜(胜利;打败敌人;比另一个优越;优美;优美之事物或境界;能够承担或承受;古代戴在头上之一种首饰;肽之旧称)刚(硬,坚强;恰好;表示勉强达到某种程度,仅仅;表示行动或情况发生在不久以前)也,弱之胜强也,天下莫弗(不)知(主管,掌控,把握;知道,使知道;知识;同“智”:有智慧,聪明;智慧,见识)也,而莫之能行(走;道路;旅行相关;流动性,临时性;流通,推行;做,办;进行某项活动;行为;可以;能干;将要;吃了药之后使药性发散,发挥效力;行列;排行;行业;某些营业机构)也。故(事故;缘故,原因;故意,有意;所以,因此;原来,从前,旧有;朋友,友情;人死亡)圣(最崇高者;学识或技能有极高成就者;圣人;帝王;宗教徒对所崇拜事物之尊敬)人(劳动者;每人;一般人;成年人;别人;某种人;人之品质、性格或名誉;人之身体或意识;人手,人材)之言(话;说;汉语之一个字叫一言)云(说;表示强调;云彩)曰:
——(待续)

主话题:社稷说(二)
解析:《道德经》第八十章——
社稷说——(续)
受(接受,得到;遭受,承受,蒙受;忍受,禁受;适合)邦(领地;身家业国;外国)之㳡(同“涡”:涡河,水名,发源于河南,流至安徽入淮河;漩涡),是(对,正确;认为正确;表示答应之词;这,这个)谓(说;称呼;叫做)社(某些集体组织;某些服务型单位;古代把土地神和祭土地神之地方、日子、祭礼都叫社)稷(古代称一种粮食作物,有谷子、高粱、不黏之黍三种说法;古代以稷为百谷之长,因此帝王奉祀为谷神)之主(接待别人之人;权力或财物之所有者;旧社会占有奴隶或雇佣仆役之人;当事人;基督教徒对上帝、伊斯兰教徒对真主之称呼;最重要者,最基本者;负主要责任,主持;主张;预示吉凶祸福、自然变化等;对事情之确定之见解;从自身出发者;死者之牌位;姓);受邦之不详(吉利),是谓天下之王(君主,最高统治者;封建社会之最高爵位;首领,头目;同类中居首位或特别大者;辈分高,王父——祖父,王母——祖母;最强者;古代称君主有天下)。正(垂直或符合标准方向;位置在中间;用于时间,指正在那一点上或在那一段之正中;正面;正直;正当;色、味纯正;合乎法度,端正;基本,主要;正边形;正数,正电;使位置正,使不歪斜;使端正;改正,纠正错误;恰好;加强肯定之语气;表示动作之进行、状态之持续;正月)言若(如,好像;如果;你)反(颠倒,方向相背;对立面转换,翻过来;回,还;反抗,反对;背叛;指反革命、反动派;类推;反而,相反地;用在反切后头,表示前两字是注音用之反切,如“塑,桑故反”)。

即礼仪如果自上而下像发大水一样行以输灌,便是私礼,没有谁能像私礼一样去吞噬、去淹没、去沦陷、去征服而使变软、使懦弱。私礼都是上面人去挑下面人之毛病,攻击其软肋于对别人之过失、错误进行指责或对别人之议论进行驳斥,致力于研究驯化和调教而学习驭人之术,其顽固崇尚强者优越于动物王者法则;对于此等兽品,没有哪一样能比得上它那争先独大之能事,而它也绝对配不上为主者之高位于登高涉险。因为兽品之主子理念,不会自省自律而改变自己,其所制造出各种规矩都是去束缚下面人而着意轻视、轻易于打造奴才。
主子以其忠孝悌贞节烈之优势,像发大水一样逞强于征服。奴才身处弱势于承担或承受,其被强迫于感情或意志所要求达到之程度高,于是由被压迫而走向反抗,于是奴才变成小人而去祸乱天下;畜品之兽性,一旦被激发,便顽固于强大之谄媚伎俩,其目的同样是征服。私礼自上而下像发大水一样放纵欲望,主子与奴才谁也管不了谁却都想去控制对方,结果没有谁能够管得了自己而都处于被动地位。于是乎没有谁能真正把私礼推行下去。
一直以来,觉悟者警示强调讲:
身家业国之主者,宜接受公礼于觉悟,如山谷涡水而规范自身欲望;这便叫做尊崇人文繁衍与传承于公序,担负全责、主持公道、主张公心其上行下效之表率于仁爱,这才是德能配位之长上。那些得到王冠、获取权力、占有财富、享有声望者,不要去制造凶祸、行使杀戮、挑拨争斗,不要像峡谷山道两侧悬崖顶上之大石头而发出威慑、恫吓之不祥;独裁霸权者自以为是而推行所谓仁义道德,装神弄鬼者把自己当作老天爷自上而下去统治、麻痹、欺骗与压迫大众,其所谓神品、仙品绝对够不上人品而只能算是兽品,因为只有兽品才遵循王者其动物之法则。
私礼当中那些所谓箴言和教条,貌似贤良正派,实则乃篡改冒充公礼;其好像是在行天道而镇压下面一切反叛及忤逆,而事实上私礼之兽性如何不是违反人性、私德又如何不是背弃公德?公礼之正,如同反私礼之偏。

人文繁衍和传承于公序,便是社稷。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3-19 20:5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方圣人 于 2024-3-19 20:56 编辑
东方圣人 发表于 2024-3-18 21:27
新解《诗经》
主话题:关雎解析:《诗经》一、国风(一)、周南之、——一、 国风:国之礼乐与社会风气。  ...

      主话题:葛覃

解析:《诗经》一、国风(一)、周南之、——
2、葛覃——葛(gé粗布)之覃(tán延及)兮【绅】,施(散布)于中谷(种子)【祭】,维(连结)叶(世,代)萋(萋萋——兴盛)萋【礼】。黄(婴幼儿)鸟(雄性生殖器)于飞(无根据)【宗】,集(齐一,一致)于灌木(棺)【尸】,其鸣(著称)喈(jiē喈喈——啼哭声)喈【种】。
      葛之覃兮【殉】,施于中谷(吃食)【牺】,维叶莫(莫莫——昏昧无知)莫【教】。是(观念)刈(yì斩杀)是(思想)濩(huò水流自上而下散布)【压】,为絺(chī细布)为绤(xì粗布)【主】,服(穿戴)之无斁(yì厌弃;dù败坏)【人】。
      言(主张)告(祭告)师氏(宗族)【权】,言告言归【猎】。薄(靠近)污(肮脏)我(亲密之间)私(通奸)【腐】,薄浣(洗涤,消除)我(自以为是或存有私见)衣【能】。害(遏è:阻止)浣害(遏制)否【履】,归(归依)宁(居家服丧)父母【惑】。


      即粗布衣冠乃绅士延及自主恤下之人品仁性者本色,那本色人文基因散布于社稷公祭当中乃繁衍与传承模式之种子生长形式,人文基因世代连结而兴盛于国之礼乐。兽王雄霸于其私家之领地乃无根据只承认雌性婴幼儿为正宗嫡传且乱伦于其中,血统齐一纯正之交配乃等同于灌溉棺木而希望尸体能够生根发芽,反叛者篡位夺权乃著称为贵族纯种之新王而旧王啼哭承认自身为贱民野种。
      粗布法衣乃殉教徒延及作主驭下或被主奉上之神品仙性者本色,那本色神鬼基因散布于牺牲私祭当中乃进化和演变模式之吃食灭绝形式,神鬼基因世代连结而昏昧于族之宗教。履礼乃主权观念斩杀人权思想乃比照天上云雨及地上水源自上而下之流散于阶级压迫,细布衣冠者充当王者俗主而粗布衣冠者充当神仙教主,穿戴服饰者人类乃不该败坏其自主恤下之人品仁性。
      私礼之主张和迷信之祭告乃都是师表宗族之主权,土匪之主张与骗子之祭告乃其言辞都归向于不劳而获之侵犯劫掠者猎食之性能。主子奴才污合靠近乃如同奸夫淫妇亲密私通于孽生与寄生之关系而腐蚀腐败,衣冠兽畜者自以为是或存有私见乃既要靠近人类又要消除劳动人民之主观能动性。等级履制乃直接管理与间接管理互相阻止而消除管理乃实权与主权互相遏制而否认权力,孝心所归依之居家服丧者虽然想要效死殉身却困惑于父权母权之不唯一独占。

      文贼文痞在历史典籍当中阉割人文基因以添加神兽鬼畜者野生杂种基因乃试图说明基因之变异大过于遗传。
                                                                                                      ——(完)


      主话题:卷耳

解析:《诗经》一、国风(一)、周南之、——
3、卷耳——采(cài封地,辖区)采(政事)卷(包括)耳(辅助)【辅】,不盈(骄傲,自满)顷(倾:尽,全)筐【屋】。嗟(jiē赞赏)我(亲密之间)怀(爱惜)人(仁)【补】,寘(zhì置,填)彼(对方)周(相合,合用)行【主】。
      陟(zhì晋升)彼崔(崔嵬cuī wéi——高峻,高位)嵬【范】,我马(筹码)虺( huī :蛇昂头) 隤(tuí倒塌;虺  隤——疲劳过度而致病)【竞】。我姑(盬gǔ:蚊蝇等用嘴吮吸)酌(zhuó斟酒)彼(对方)金(华美)罍(léi盛酒之容器)【血】,维(惟:思考)以(认为)不(丕pī:大)永(始终)怀(包围,归附)【占】。
陟彼(那)高冈(gāng山脊)【踩】,我马(筹码)玄(神妙)黄(婴幼儿)【赌】。我姑酌彼(那)兕(sì皮厚之兽)觥(gōng大酒器)【肛】,维以不永伤【权】。
      陟彼(那)砠(jū有土之石山)矣【死】,我马瘏(tú因疲乏而生病)矣【掩】,我仆(pū向前跌倒)痡( pū疲惫不堪)矣【绊】,云(往来周旋)何(呵斥,承受)吁(xū忧愁; yù呼求)矣【歹】。

      即公位封地辖区之政事乃包括政工和行政两个方面而如同家庭夫妇互相辅助,夫妻之任何一方都不要骄傲自满于半独一形式之霸权而那似乎倾尽筐子之容量也装不下屋子。夫妻亲密之间乃赞赏优势互补而共同爱惜自主恤下之人品仁性,父师与母爱乃互相填充对方之空缺而外内合用行事于君主立宪之模式。
      夫妻因生育儿女而晋升为父母且共同担负持家之责任乃作为高位者彼此分工明确而示范表率于为父者自主之人品和为母者恤下之仁性,夫妻亲密之间如果是孽生者与寄生者之主奴关系其互纳互吃互养互争互治于用驯化调教手段或奸佞谄媚伎俩为筹码那么势必互竞相杀至疲劳过度而致病。在孽生与寄生之亲密关系当中乃主子之兽品针对奴才之畜品且奴才之兽性针对主子之畜性乃如同蚊虫吸血又似乎用华美之盛器为对方斟酒,其相互占有之关系又比照奸夫用手臂搂抱淫妇之上体且淫妇以腿脚夹持奸夫之下体乃雄器思考长驱直入而雌器认为请君入瓮于是乎双方都自恃强大至始终使对方归附。
      主奴关系由直接管理晋升为间接管理乃文贼文痞臆造王法等级之私礼而叠人塔式之各级管理兼被管理者都被那山脊高位之大主子踩在脚下,高级奴才听话兼低级主子堪用乃上下级亲密之间身为筹码者操纵筹码而等同于婴幼儿智商者参与玄妙之赌博。在等级衔接之亲密关系当中乃下级之嘴针对上级之尾而如同蚊虫吸血且都自认为是那皮厚之兽却被掏肛抽肠又似乎各级小主子皆使用大主子作为盛器而各自斟酒,大主子思考占有主权而小主子认为把持实权乃都自恃强大却始终被权力所伤害。
      履礼由王法等级晋升为神鬼迷信乃死寂之地如同那石山盖土不披绿而虽位高却无生机了,俗主兼神奴且俗奴兼仙徒乃神与仙亲密之间皆以骗术为筹码于是乎因忙于遮掩谎言而疲乏生病了。私礼与迷信亲密之间似两条腿互相羁绊乃至于疲惫不堪而向前跌倒了,骗子往来周旋之结局便是遭到大众之呵斥而呼求告饶乃忧愁于承受人们对歹徒之待遇了。


      土匪骗子飘上天而独裁霸权且炫富显贵,奸小恶赖伏下地而情感讹诈及道德绑架,衣冠神兽鬼畜者人渣若此。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3-20 07:4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方圣人 于 2024-3-20 07:54 编辑
东方圣人 发表于 2024-3-19 06:34
新解《庄子》
    主话题:列征说解析:《庄子》三十三、列御寇之、——      (十一)、列征说——庄 ...

    主话题:列睡说【一】
解析:《庄子》三十三、列御寇之、——
      (十)、列睡说——人有(囿)见宋(𠳼:声名显赫)王者,锡(赐)车(驾驭)十(什:多,杂)乘(升,登),以(凭借)其十乘骄(骄稚——骄傲炫耀)稚(幼小,骄纵)庄(庄家)子。庄子曰:“河上有家贫(缺少)恃纬(缠,束)萧(凄凉冷落)而食(吃)者,其子没于渊,得千(阡:坟墓)金(财货)之珠。其父(开始)谓(评论)其子(粒子)曰:‘取(聚)石(硕:大)来(劝勉)锻(锤击)之!夫(服务)千金之珠,必(信赖)在九(鸠jiū:聚积)重之渊而骊(lí黑色)龙(宠:荣耀)颔(hàn点头,摇头)下,子(粒子)能得(完成)珠者,必(肯定)遭其睡也。使骊龙而寤(wù睡醒),子尚奚(哪里)微之有(囿)哉!’今(金)宋国之深,非(诋毁)直(值)九(鸠)重之渊也;宋王之猛,非直骊龙也;子能得(捕获)车(驾驭)者,必遭其睡也。使宋王而寤,子为(充当)齑(jī混杂,调和)粉夫!”
      或(有;yù邦国)聘于(用)庄子。庄子应其使曰:“子(你)见(知道)夫牺牛乎?衣(表皮)以文(纹)绣,食以(用)刍(chú草料)叔(菽shū:豆类),及其牵(指牛羊猪等牲畜)而入(符合)于大(王法)庙(朝廷),虽欲(温顺)为孤(独立)犊(小牛),其可(适宜)得(捕获)乎?”


      即衣冠兽畜者所设定之疆界乃现于声名显赫之王法领地,主子以施舍恩赐赚取感恩回报乃以债权人身份驾驭多种杂样之奴才而升登至不劳而获之统治者地位,奴才凭借其多种杂样依附寄生之门径而升登入统治阶级利益集团内部且向庄家士子人品者骄傲炫耀。庄家士子者说:“王法等级制度当中之主子奴才都自恃为江河上游之水以占有其私家领地却因缺少自主性能而向下流落乃以互吃互养互缠互束之孽生与寄生关系共同步入凄凉冷落之深渊,即使有蒸汽粒子飞上天也会合成云雨降为地上水继而沉没于深渊,即使有水珠散落于尘上也会立刻入土为安而似墓中死鬼得意于陪葬之财货。那深渊之水类比人类社会底层奸小恶赖之人渣且始于不自主之兽畜品性及不劳而获其猎捕拾掠之执念如同看待蒸汽粒子一样评论那升登至社会上层之土匪骗子:‘卑小水汽飞升且聚合为广大盖顶之云乃似自主人品者脚下之衣冠兽畜扶摇上天而成为把持资本主权之社会精英乃以买卖人权之赁贷规则劝勉生产劳动者而锤击其人文理念!即使有高层腐败者如水珠散落而那也似墓中死鬼得意于财货陪葬之服务,衣冠兽畜者在人类社会信赖动物王者之法则乃自比为深渊之水可重新化汽飞升而聚集为高高在上之云且乌云作为荣耀之天上水以摇头点头决定下面尘世之旱涝,蒸汽粒子之白云有能力完成向水珠乌云之转变,地上众生肯定都遭受过懒云睡雨(睡雨——宿雨,隔夜雨)之镇压。那荣耀之乌云睡醒之后役使雷电风雨而恩威并至于被压迫者,奸小恶赖之土匪骗子所崇尚之不劳而获者仪型哪里会衰微于自主劳动者所设定之人类疆界呢?’土匪骗子争取金钱资本之主权而占有其声名显赫之私家邦国领地且使广大劳动者之人权深陷于其中,那私家王法之深渊乃诋毁自主人品之价值而鸠集衣冠兽畜者重新从大众之脚下跃升至其头上;声名显赫之王道霸权者实乃凶猛残暴之食肉动物类型,食肉动物诋毁食草动物之价值乃亦如乌云炫耀权威而蔑视众生;土匪骗子臆想其有能力捕获及驾驭广大劳动者,乃亦如地上众生肯定都遭受过懒云睡雨之镇压。那声名显赫之大主子睡醒之后乃役使各级鹰犬奴才而恩威并至于社会公众,奸小恶赖之土匪骗子充当混合神兽鬼畜之衣冠者且自己粉饰为公位之领导者而使人民群众服劳役于高位者之各种特权!”
                                                                                                    ——(待续)

   主话题:列睡说【二】
解析:《庄子》三十三、列御寇之、——
      (十)、列睡说——(续)——有邦国领地之武主想要聘用庄家士子者为文奴。庄家士子者回应那武主所派遣之使者时讲:“你知道那服劳役于牺牲奉献精神之牛马畜类吗?那牲畜之表皮被主人处以纹身刺绣之黥(qíng)刑,其食用豆秸草料而津咂(zā)甘美,土匪骗子臆想把自主劳动者比及为此类牛羊猪等牲畜而使其符合于王法朝廷之贱民仪型,虽然猎人在公序良俗当中自比为温顺独立之小牛,而那豺狼虎豹等猎食者适宜去捕获猎人吗?”


      衣冠兽畜之主子奴才或土匪骗子者装神弄鬼自恃为食肉动物而把社会大众当作食草动物,殊不知人类公民以其自主之人品而完全具备猎人之资质。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3-20 16: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圣人 发表于 2024-3-19 20:51
主话题:葛覃
解析:《诗经》一、国风(一)、周南之、——2、葛覃——葛(gé粗布)之覃(tán延 ...

主话题:樛木
解析:《诗经》一、国风(一)、周南之、——
      4、樛木——南有(呈现某种情状)樛(jiū树木向下弯曲而比喻本末倒置)木【王】,葛(多年生藤本植物)藟(lěi藤,缠绕)累(lěi堆积)之【柱】。乐(喜好)只(单独)君(主)子(奴)【御】,褔履(踩踏)绥(suí安定)之【塔】。
    南有樛木【鬼】,葛藟荒(掩,覆盖)之【墙】。乐只君子【替】,褔履将(长久)之【峰】。
    南有樛木【神】,葛藟萦(牵挂)之【房】。乐(愉快)只君子【承】,褔履成(和解,和睦)之【层】。

    即坐北朝南之主权所崇尚之王法等级制度乃呈现树木本末倒置之情状,主子奴才皆似葛藤而互相缠绕且堆积于那虚妄朽败之柱。高级奴才兼低级主子者都喜好单独掌控实权以抵御那大主子之王权,其叠人塔式踩踏之场面似乎幸福且安定。
    坐北朝南之主权所崇尚之鬼法等级制度乃呈现树木本末倒置之情状,列辈死者皆似葛藤而互相缠绕且覆盖于倾斜开裂之墙。高级鬼奴兼低级鬼主者都乐意单独掌控实权以代替那大鬼主之产权,其叠浪峰式踩踏之场面似乎幸福且长久。
    坐北朝南之主权所崇尚之神法等级制度乃呈现树木本末倒置之情状,各位神仙皆似葛藤而互相缠绕且牵挂于那漏顶松垮之房。高级神奴兼低级神主者都愉快单独掌控实权以承接大神主之属权,其叠云层式踩踏之场面似乎幸福且和睦。
   
    私礼升级为迷信乃呈现于兽畜品性者披上人皮再披上鬼皮或神皮。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3-21 07:39: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圣人 发表于 2024-3-18 22:53
新解《论语》

主话题:尧命说解析:《论语》二十、尧曰之、——      尧日(曰)(前解)——尧(上古神 ...

    主话题:张言说
解析:《论语》十九、子张之、——
    (二十五)、张言说——陈(陈说,宣扬)子(学说)禽(擒)谓(对某人说)子贡曰:“子(奴)为(归于,属于)恭也,仲(第二)尼(nì昵:亲近)岂(难道)贤(胜过)于子(神奴)乎?”子贡曰:“君(主)子(奴)一言(表达)以(用)为知(管理),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适宜)不慎(确实)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如同)天之不可阶(梯)而升也。夫子之得(得当)邦(领地)家者,所谓(指称)立之斯(厮:卑贱)立(位),道之斯行,绥(安定,安抚)之斯来(赉lai:赐,赏),动之斯和。其生(存活)也荣,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即陈述私礼迷信学说以擒获世人精神意志者文阀教主对贡献自身之淫妇所像之文贼说:“奴才乃归属于恭顺主权之卖身者类型,亲近大主子者大奴才兼二主子难道会大过于俗主兼神奴者吗?”那贡献自身之淫妇所像之文贼回应说:“主奴关系乃一概表达用主权作为直接管理之保障,一概表达用主权作为间接管理之保障而做不到,其所表达主权唯一独占之准则乃不适宜等级履制之施行而确实做不到。服劳役之高级奴才不适宜比及为低级主子,主奴之差如同天壤之别乃凡俗众生不可能登梯升天。服劳役者各级奴才所匹配得当之身份地位乃比照为私家领地之禽畜,乃被主人指称为侍立于卑位者,乃被王道所管制之卑贱品行者,乃被安抚安定之卑贱讨赏者,乃被驱动之卑贱和顺者。奴才活着以侍奉主子为荣耀,奴才死了以不能继续为主子效力卖命为悲哀,奴才作为附属品如何可以比及本体主子呢?”

    禽畜、工具等附属品作为被使用之被管理者确实不能成为管理者。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西范爱热闹

华人网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为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网络公开内容,如涉及文字/图片版权违规或侵权可邮件处理。本站为公开内容载体,对用户发布内容仅承担基础违法筛删,其他责任发布者承担。

发表新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