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华人网

东方圣人匡子新解《论语》《孟子》《道德经》《庄子》《诗经》《尚书》诠释人文基因!   东方圣人 发表于 2024-3-18 21:23
 楼主| 发表于 2024-4-27 09:03: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主话题:何彼襛矣
解析:《诗经》一、国风(二)、召南之、——
24、何彼襛矣—— 何(为什么)彼(那)襛(nóng衣服厚)矣【兽】?唐(空,虚)棣(tì通达)之华(哗:喧哗)【尊】。
曷(hé何)不(丕pī;大)肃(清除)雝(雍yōng堵塞)【人】?王(统治)姬(jī通“居”:坐)之车(驾驭)【权】。
何彼襛矣【兽】?华如(依从)桃(桃李——比喻栽培后辈或教育门生)李【教】。
平(整治)王(主)之孙(逊:恭顺)【霸】,齐(一致)侯(二主子)之子(奴才)【欺】。
其钓维(纲纪,法度)何【心】?维丝(贯穿)伊(yī那)缗(mín钓丝)【权】。
齐侯之子【独】,平王之孙【级】。

即为何那兽畜品性者要穿上人神两层外衣呢?因为人类社会之衣冠者中间存有虚空其表之不自主者不甘于其低贱之下位乃猎捕采摘者企图不劳而获及坐享其成于是乎制造私礼迷信所通达之尊位而喧哗其主权。
为何作主驭下之兽品畜性者和被主奉上之畜品兽性者都狂妄自大而想要清除或堵塞自主恤下之人品仁性呢?因为人间乱世有土匪骗子组成统治阶级利益集团乃坐拥主权而驾驭劳动者大众之人权。
为何那兽畜品性者要穿上人神两层外衣呢?因为有不自主者企图用私礼迷信喧哗其主权大过于人权之思想而使广大自主劳动者依从其栽培桃李式之说教。
如果劳动者人权恭顺霸王者主权之整治,那么所有低级主子兼高级奴才者都会一致欺压社会大众。
私礼迷信之纲纪法度凭借什么钓取人心?其纲纪法度所贯穿之主权像钓丝一样收取那被占有及买卖之人权。
如果所有低级主子兼高级奴才者都一致奉行主权唯一独占之原则,那么下级被管理者人权只恭顺其上级直接管理者主权之整治。

主权因纵向层级或横向帮派而纷争。

——(完)

作者主页: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cQN19iPJ80XyRWo-WR41T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27 19:52: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主话题:驺虞
解析:《诗经》一、国风(二)、召南之、——
25、驺虞——彼茁(出生,旺盛)者葭(jiā芦苇初生)【传】,壹(一)发(产生,发生)五(伍;次第)豝(bā母猪,大猪;通“羓”bā:干肉)【肉】;
于(在)嗟(jiē招唤,应答)乎驺(zōu用草料喂牛马,指饲养;驯化)虞(yú欺诈,欺骗;通“娱”:快乐)【生】!
彼茁者蓬(蓬蒿,飞蓬)【承】,壹发(成长,发展)五豵(zōng小猪)【收】;
于嗟乎驺虞【生】!

即那繁衍与传承模式之种子生长形式作为生命世界存续之主要条件乃例有苇絮扩散飞舞而生根,进化和演变模式之吃食灭绝形式作为生命世界存续之次要条件或必要条件甚或首要条件乃例有一头母猪次第产子之后而仍然被用作肉料食材;
在饲养者之招唤声和进食者之应答声中乃主子施舍恩赐并驯化调教奴才而使之感恩回报且奸佞谄媚于是乎孽生者与寄生者互相快乐欺骗!
那繁衍与传承模式之种子生长形式作为生命世界存续之主要条件乃例有蒿蓬广布飘扬而发芽,进化和演变模式之吃食灭绝形式作为生命世界存续之次要条件或必要条件甚或首要条件乃例有一众小猪次第成长为大猪而为其主人创收;
在饲养者之招唤声和进食者之应答声中乃主子施舍恩赐并驯化调教奴才而使之感恩回报且奸佞谄媚于是乎孽生者与寄生者互相快乐欺骗!

繁衍与传承模式之种子生长形式是人文公祭之主导思想即精神文明;
进化和演变模式之吃食灭绝形式为人类生活之基本需求即物质文明。

——(完)

作者主页: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cQN19iPJ80XyRWo-WR41T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28 08:47: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主话题:柏舟
解析:《诗经》一、国风(三)、邶(bèi)风之、——
(三)、邶风:邶(bèi:北:下位;耳:在旁)风(风尚)。
即人文风尚乃应该是长上者在旁帮扶幼下者继承人文基因于公共事业。
26、柏舟——汎(fàn泛浮)彼柏(伯:大)舟(船)【分】,亦(奕:多个,累)汎(泛:呈现出)其流(品类,等级)【内】。
耿(gěng耿耿——烦躁不安)耿不寐(mèi睡,入睡)【独】,如(遵照)有(产生某种情状)隐(困窘jiǒng)忧【双】。
微(通“尾”:交尾)我(亲密之间)无(没有)酒(饮酒)【泄】,以(于,用)敖(áo戏弄)以游(通“淫”:逸乐)【陷】。
我(亲密之间)心匪(非:不,无)鉴(鉴别,审察)【比】,不可(许可)以(于)茹(吃)【彼】。
亦有(呈现……情状)兄弟【排】,不可以据(依靠)【王】。
薄(轻薄,轻视)言(议论)往(从前)愬(诉:谗害,毁谤)【坏】,逢(迎合)彼之怒(威武)【好】。
我心匪石(坚固)【盟】,不可转也【私】。
我心匪席(铺设)【桥】,不可卷(束裹)也【教】。
威仪(礼)棣(tì相通)棣(通达)【私】,不可选(选择)也【学】。
忧心悄(悄qiǎo悄:寂静无声)悄【令】,愠(yùn恼怒)于群(众多)小(低微)【煽】。
觏(gòu构)闵(mǐn可怜)既(全部,所有)多【异】,受侮(wǔ欺负,侮弄)不少【权】。
静言思之【主】,寤(wù醒悟)辟(pì透彻)有摽(piāo通“标”)【食】。
日居月诸(zhū众多,各)【交】,胡(胡乱)迭(dié更迭)而微(尾:交尾)【履】。
心之忧矣【胀】,如(依从)匪(非,不,无)浣(huàn洗)衣【弃】。
静言思之【父】,不(无)能奋(矜夸,骄矜)飞(无根据)【杂】。

即人间乱世乃社会阶级分化为由土匪骗子所组成之统治者利益集团与劳动者大众之关系犹如大船泛浮于水上,那统治阶级大船内部之构造乃呈现出多层或多重累积之品类等级。
等级制度因奉行主权唯一独占之原则而致使主奴关系由直接管理变成间接管理于是乎大主子因分发下派权力而烦躁不安于睡不着觉,高级奴才兼低级主子者各级官员因遵照既听话又堪用之双向原则或双重标准而置身于自相矛盾之两难境地乃产生困窘忧愁之情状。
孽生者主子与寄生者奴才亲密之间似奸夫淫妇乃即便是没有喝酒也沉醉于动物交尾类型之纵欲和助泄,奸夫戏弄于侵占而淫妇逸乐于合围乃双方一起追逐刺激与诱惑且沦陷于膨胀和排泄。
主子兽品畜性与奴才畜品兽性亲密之间乃双方即使用心互作比对也无法鉴别于明确,孽生者和寄生者乃双方都意于吃对方而不许可对方吃己方。
履制乃多层或多重累积于从上到下之阶级压迫式主奴关系而呈现大哥小弟排行之情状,被主者意于依靠其头上之直接作主者实权而不认可那间接更大作主者王权。
坏奴才背地里轻薄议论主子于毁谤其过往之行径,好奴才表面上逢迎主子那霸权之威武。
合纵连横之歹徒犯罪团伙内部各成员亲密之间乃即使用心互利合作也无法组成坚固之联盟,既得利益者皆以其自身之私权贪占为中心而随机应变却不许可他人转变观念和立场。
土匪和骗子亲密之间乃双方即使用心互补相依也无法铺设诚信化桥梁,武阀利用文阀之骗术欺天下人却不许可被其说教所束裹。
独裁霸权者篡改历史而广宣其优越性乃纵横通达其私家威严之礼仪,宗派教义限定信徒忠贞不二而不许可其另选或兼修他家学说。
禽畜寂静无声乃只用心听从饲养员或放牧者号令而使东家主人忧患,官员煽动民变而大主子却迁怒于群众小老百姓。
构成乱世兵勇可怜结局之主要因素乃在于其要服从所有众多指挥者各异之旨意,各阶层官员之间乃中级虽遭受上级主权之欺侮却不缺少欺侮下级之实权。
畜类虽然身静言寡却一直默默思考谁是其真主子于究竟,奴才透彻醒悟所具有之标志乃谁给喂食而谁就是主子。
奸夫淫妇当日同居于假作夫妻而当月之内便会各自有众多性交对象,等级履制所造成一主多奴且一奴多主之局面乃类似动物发情交尾而胡乱更迭伴侣。
苟合者内心所忧虑之事乃膨胀和排泄之困难,其依从追逐刺激与诱惑之助泄原则乃更换性伴侣如同弃换那无需浣洗之衣服。
猫狗产子之后虽然身静言寡却一直默默思考谁是其孩子爹于究竟,衣冠神兽鬼畜者没有自主自由之能力却无根据矜夸其乱伦杂交之基因。

奸小恶赖及土匪骗子依从进化和演变模式之吃食灭绝形式思考其基因变异者杂种之特色优越性。

——(完)
作者主页: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cQN19iPJ80XyRWo-WR41T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28 19: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主话题:绿衣
解析:《诗经》一、国风(三)、邶风之、——
27、绿衣——绿兮衣(覆盖,表皮)兮【地】,绿衣黄里【淀】。
心之忧矣【王】,曷(hé通“遏”è:遏制)维(纲纪法度)其已(yǐ废止)【权】!
绿兮衣兮【地】,绿衣黄裳(cháng衣服)【回】。
心之忧矣【仁】,曷维其亡(盟)【存】!
绿兮丝(贯穿)兮【传】,女(母)所治兮【自】。
我思古(通“故”通“诂”:用后世之语言解释古语)人【性】,俾(bǐ使:使命)无(不该)訧(yóu过失,错误)兮【异】!
絺(chī细布)兮绤(xì粗布)兮【控】,凄(悲凉)其以(带领)风【乱】。
我(自以为是或存有私见)思古人【趋】,实(果实,种子;品种)获我心【益】!

即绿色植物覆盖于大地之外表,那绿皮之内里为生命体世代活动所积淀之黑黄历史土层。
王者内心忧愁其生命无永保,独裁者制订纲纪法度于用主权遏制人权乃因其身死而废止!
绿色植物覆盖于大地之外表,生命体四季轮回于春夏着嫩绿外皮而秋冬披枯黄衣裳。
仁者内心忧虑其事业不长续,联盟者制订纲纪法度于用人权遏制主权乃虽其身死而犹存。
绿色生命贯穿于繁衍与传承模式之种子生长形式,文之道、母之道、君于子之道乃授受人文基因于人品自主及区域自治。
文明开明之觉悟者理性自我本我本心之思考乃诂解人类历史典籍时以社稷公祭之冠礼所承载之自主恤下者人品仁性及联邦共和者盟约公责作为传统文化之种子属性,人类无论是先天生物生理基因还是后天人文基因乃其使命理当以遗传为主而不该犯错于以变异为大!
如果细布衣冠者以主权掌控粗布衣冠者之人权,那么便是土匪骗子带领社会风尚于悲凉凄苦之人间乱世。
自以为是或存有私见之野蛮愚昧迷信者感性欲望亚心次心之思考乃诂解人类历史典籍时以神鬼私祭之履礼所包含之作主驭下和被主奉上者兽畜品性及合纵连横者契约私权作为传统文化之发展趋势,跳梁小丑者猴之品种毕竟不是人之品种却想要收获人类后天修养之自我本我本心所带来之利益!

人类历史是人生人之历史而非猴变人之历史。

——(完)

作者主页: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cQN19iPJ80XyRWo-WR41T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29 20: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主话题:燕燕
解析:《诗经》一、国风(三)、邶风之、——
28、燕燕——燕(接近,亲近;轻佻)燕于飞(意外,无根据)【苟】,差(chā差池:交错,纷杂)池其羽(党羽)【多】。
之(到……去)子(种子)于归【旁】,远(疏远)送(断送)于野【生】。
瞻(察视)望(怨恨)弗(不,无)及(比得上)【贵】,泣(lì暴风迅猛)涕(tì滴落)如雨【贱】。
燕(亲近)燕(轻佻)于飞【苟】,颉(xié腾跃)之颃(háng奔逐)之【竞】。
之子于归【下】,远(离开)于将(收养)之【畜】。
瞻望弗及【修】,伫(zhù通“贮”:积聚)立(位)以(率领)泣【讧hòng】。
燕燕于飞【苟】,下上其音(语言,文辞;音信)【反】。
之子于归【死】,远送于南(高位)【堕】。
瞻望弗及【续】,实(品种)劳(夺取)我心【益】。
仲(次要)氏任(责任;通“妊”)只(单)【教】,其心塞(填)渊(海)【私】。
终(从始至终)温(温习,复习)且惠(顺从)【律】,淑(改善,修善)慎其身【标】。
先(引导)君(先祖及父母)之思【公】,以(连及)勖(xù勉励)寡人【双】。

即主奴关系似奸夫淫妇轻佻亲近于无根据之意外苟合,一主多奴且一奴多主而结为交错纷杂之多党羽并多团伙。
合来分去之神兽鬼畜者杂种货色终归于人类社会之旁侧,不自主者必被人类所疏远而断送其衣冠者资质乃仅适宜于生存生活在荒郊野外。
不劳而获于坐享其成者人渣察视广大社会劳动者乃因无法比及其可贵之自主性能而心生怨恨,奸小恶赖者投机钻营为土匪骗子乃如同尘埃随迅猛暴风扶摇飞天再化作云雨滴落至卑贱之下位。
主奴关系似奸夫淫妇轻佻亲近于无根据之意外苟合,驯化调教者纵欲并奸佞谄媚者助泄于竞相腾跃奔逐。
翻来覆去之作主或被主者杂种货色终归于自主者脚下,禽兽如果离开野生环境而到人类社会居住那么只能作为畜类被收养。
猎捕采摘及侵犯劫掠者歹徒察视广大社会劳动者乃因无法比及其所修养之自主性能而心生怨恨,统治阶级利益集团积聚于乱世之高位而率领内讧自残之迅猛风暴。
主奴关系似奸夫淫妇轻佻亲近于无根据之意外苟合,如果向孽生者和寄生者提问于谁是卑下而谁为尊上乃二者肯定会答以相反之言辞。
争来骗去之操纵主权或实权者杂种货色终归于互竞相杀之死向,掌权者因离开责任而断送其领导者资质乃必然在高位腐败堕落。
独裁霸权及合纵连横者恶魔察视广大社会劳动者乃因无法比及其所传续之自主性能而必生怨恨,跳梁小丑者猴之品种毕竟不是人之品种却想要夺取人类后天修养之自我本我本心所带来之利益。
有关父姓为主而母氏为次之道理乃因孕妇决定胎儿四分之三先天资质而单方面明确其为人父者身教表率之责任,宗法嫡传之私心贪占乃无疑于筐土填海。
衣冠者从生到死都要温习自主恤下之人品仁性且顺从客观因果关系于自省自律,唯有谨慎修善自身者才符合人类标准之定义。
人文基因所传续者乃先祖及父母引导思想观念于事业公心,比照于勉励孤男寡女成立人家为样本而连及身家业国之双轨制宗主党主或学主立宪。

唯有双轨制立宪之政体才能真正落实责任大于权力及人权高于主权。

——(完)

作者主页: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cQN19iPJ80XyRWo-WR41T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30 17: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主话题:日月
解析:《诗经》一、国风(三)、邶风之、——
29、日月——日居月诸(众,各)【交】,照(知晓)临(接近)下(攻克)土【占】。
乃(原来是)如之人兮【做】,逝(誓)不(丕pī:大)古(故:计谋,诡诈)处(相处,交往)【死】。
胡能有(存在)定【王】,宁(宁可)不(丕:大)我(自己)顾(顾念)【独】。
日居月诸(交),下土是冒(冒充,假装)【骗】。
乃如之人兮【做】,逝不(大)相(形貌)好(优良)【死】。
胡能有定【王】,宁不我报【佑】。
日居月诸(交),出自东(厕所)方(占有)【暂】。
乃如之人兮【做】,德(感恩)音(语言,文辞)无(不)良(好)【意】。
胡能有定(王),俾(bǐ使,驱使)也可(许可)忘(终止,断绝)【兽】。
日居月诸【交】,东方自出【暂】。
父兮母兮【列】,畜(畜养,饲养)我(自己)不(无)卒(终,尽)【亲】。
胡能有定【王】,报我(自己)不述(记述)【几】。

即奸夫淫妇当日同居于假作夫妻而当月之内便会各自有众多性交对象,孽生者和寄生者双方都知晓接近及占有对方而犹如攻克领土。
主子奴才们原来是如此做人啊,兽畜品性者都誓死自大于诡诈相处。
犯罪团伙所胡乱搭配之合作关系可能只存在于动物世界而定义为王道,自私自大者宁可断子绝孙也要顾念其主权之唯一独占。
奸夫淫妇当日同居于假作夫妻而当月之内便会各自有众多性交对象,衣冠兽畜在攻克领土之后都是冒充通神达鬼者乃土匪施行骗术。
主子奴才们原来是如此做人啊,装神弄鬼者都誓死自大于形貌优良。
犯罪团伙所胡乱搭配之合作关系可能只存在于动物世界而定义为王道,自私自大者宁可抛父弃母也要报答其神爹圣娘以求庇佑。
奸夫淫妇当日同居于假作夫妻而当月之内便会各自有众多性交对象,其犹如排出粪便者乃自然是暂时占有厕所。
主子奴才们原来是如此做人啊,以驯化调教和感恩回报之类语言文辞进行道德说教者不怀好意。
犯罪团伙所胡乱搭配之合作关系可能只存在于动物世界而定义为王道,人类社会乃自主者驱使不自主者而许可养殖家畜且断绝野兽侵袭。
奸夫淫妇当日同居于假作夫妻而当月之内便会各自有众多性交对象,厕所自然是暂时占有那排出粪便者。
祖权父权母权兄权依等次排列,长上者畜养自己之亲缘幼下者而无终无尽。
犯罪团伙所胡乱搭配之合作关系可能只存在于动物世界而定义为王道,奴才报答自己所身许之主子而不需要记述那主子有几位。

主子教训自己所收买之奴才而不需要记述那奴才是其亲爹还是亲娘。

——(完)

作者主页: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cQN19iPJ80XyRWo-WR41T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1 18: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主话题:终风
解析:《诗经》一、国风(三)、邶风之、——
30、终风——终(停止)风且(而)暴(升腾)【落】,顾(回头看)我(自己)则(等级)笑【苦】。
谑(戏谑xìxuè)浪(放浪)笑敖(傲)【人】,中(内,里)心是(想必)悼(哀伤,追悔,恐惧)【罚】。
终风且霾(mái烟雾)【散】,惠(顺从)然(自然)肯来【驱】。
莫(没有谁)往(去)莫来【世】,悠(远,长;忧思)悠我思(心情)【继】。
终风且曀(yì阴沉,阴云)【开】,不(无)日有曀【谬】。
寤(wù醒)言(表达)不寐(mèi睡)【疯】,愿言则(却,反而)嚏(tì打喷嚏)【斥】。
曀(yì阴沉)曀(政治黑暗)其阴【境】,虺(huī毒蛇,蜿蜒潜行)虺其雷【暂】。
寤言不寐【疯】,愿言则怀(怀恨)【心】。
即风停止而暴尘落,灰渣回顾自己曾经之高级别待遇而暗自苦笑。
昔日投机钻营者戏谑放浪而笑傲人迹江湖,今天失势受罚者内心想必哀伤追悔及恐惧。
风停止而雾霾散,顺其自然之不自主者肯定被动来回受驱使。
人世间乃没有谁死去携带权力也没有谁生来肩负责任,自私贪占者之心情必长忧于后继无人。
风停止而阴云开,所谓天有阴云便是无太阳乃骗子之谬言。
正常清醒者依客观规律所表达之道理不同于疯子昏聩(kuì)醉睡之梦呓,愿意治病救人者之好言相劝反而被讳疾忌医者当作刺鼻之气而嚏斥。
自然气象之天色阴沉比照人文气象之政治黑暗乃都是阴险之环境,毒蛇状貌蜿蜒潜行之闪电并伴随那滚滚惊雷于转瞬即过而蛇心歹人游移摇摆之辞辩并会同其赫赫威名于演完退场乃都是暂时之得意。
正常清醒者依客观规律所表达之道理不同于疯子昏聩醉睡之梦呓,愿意治病救人者之好言相劝反而被讳疾忌医者怀恨在心。
登高者必涉险,飘飞者不长久。
——(完)

作者主页: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cQN19iPJ80XyRWo-WR41T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2 10:48: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主话题:击鼓
解析:《诗经》一、国风(三)、邶风之、——
31、击鼓——击(触及)鼓(隆起,凸出,突出)其镗(táng切削)【磨】,踊(yǒng登临)跃(跳)用(执政,当权)兵(伤害)【业】。
土(陆地)国(区域)城(口岸)漕(cáo水路运输)【序】,我(自己)独南(高位)行【恶】。
从孙(逊)子(爵位)仲(次要)【公】,平陈与(党与)宋(顶梁柱,支撑)【权】。
不(丕:大)我(自己)以(认为)归【主】,忧心有忡(chōng愁闷不安)【权】。
爰(yuán变更,更改,改变)居(座)爰处(位)【合】,爰丧(sāng祸患)其马(筹码)【赌】。
于以(认为)求之【褔】,于林(众多)之下(下等,品质低)【渣】。
死生契(契约)阔(缺乏)【人】,与(yù参与)子成说【用】。
执(掌握)子之手【权】,与(亲附)子(奴)偕(共同)老(养老)【分】。
于嗟(jiē招唤,应答)阔(疏远)兮【畜xù】,不(丕:大)我(自己)活兮【稳】。
于嗟洵(xún确实,确定)兮【依】,不我信(随意)兮【腐】。

即对于榫(sǔn)卯互相触及所突出之误差问题乃应该先要正确选择切削或磨合之方法,好大喜功者如果纵身跳跃而登临高位且当权执政那么势必伤害社会公共事业。
无论是内陆区域贸易还是口岸水路运输乃都应该畅通开放于公序良俗,自大独裁之高位者思想及言行必导致封闭而腐败之恶果。
高位或公位者公侯伯子男各等次爵位盟主之权力应该逊让于责任而处于次要之地位乃顺从联邦共和之公益,领导者陈设人权平等之路而同盟者党与成员集体支撑厦宇公权。
狂妄自大者认为主权大过于人权且归属于其个人,因实权大过于主权乃大主子忧虑其核心地位被占有而愁闷不安。
俗主变更其居座为神奴而高级奴才更改其处位至低级主子乃匪道与骗术之结合,幻想改变恶果祸难者乃歹心赌运而只认可筹码。
侵犯劫掠或猎捕采摘之投机取巧者不劳而获及坐享其成乃在其所认为之主观因果关系当中寻求赦罪赐福,不自主之宿命赌运者在众多衣冠者当中属于低级下等之人渣。
雇赁之契约当中如果缺乏人权之保障那么便是掌控主权者买卖他人之生死,有关孝道之学说乃参与买卖婚姻者父权操纵母权而畜养其子女成长然后利用之。
长辈以施舍恩赐收获感恩回报于情感讹诈及道德绑架为手段而执持其子嗣之人权,各级奴才都亲附大主子而共同为之养老或最小之底层奴才亲附其头上之各级主子而为之共同养老乃主权唯一独占又不得不分散而导致直接之实权大过于间接之主权。
在投喂者之招唤与乞食者之应答当中乃双方疏远为主奴间畜养之关系,自大之孽生者主子以驯化调教之招式稳妥养活奴才。
在投喂者之招唤与乞食者之应答当中乃双方确定为主奴间互依之关系,自大之寄生者奴才以奸佞谄媚之套路随意腐蚀主子。
主人既养狗之小又养狗之老,
寄生者啃老不养老而孽生者到老临了不落好。
——(完)

作者主页: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cQN19iPJ80XyRWo-WR41T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3 10:34: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主话题:凯风
解析:《诗经》一、国风(三)、邶风之、——
32、凯风——凯(杀,斩)风(教化)自(开始;于)南(高位)【私】,吹(传播)彼棘(jí急)心【位】。
棘心夭(yāo灾祸,摧折)夭【果】,母(本源,根本)氏(宗族)劬(qú辛苦)劳【王】。
凯风自南【私】,吹彼棘薪(柴)【无】。
母氏甚(超过,胜过;通“圣”:高超)善【盟】,我(亲密之间)无(不该)令(善,美好)人(仁)【伪】。
爰(yuán改变)有(囿:局限)寒(冷淡)泉(源头)【思】,在浚(jùn深挖)之下【避】。
有子七(切断,淹没不闻)人【教】,母氏劳苦【畜】。
晛(xiàn睁开眼)睆(huǎn瞪圆眼)黄(婴幼儿)鸟(生殖器,私处)【世】,载(充满)好(交好,友爱)其音(语言,文辞)【骗】。
有子七人【教】,莫(没有哪个)慰(抚慰)母(原本)心【弱】。

即私礼迷信之教化斩杀自主恤下之人品仁性乃源自高位者之私心,那鼓吹作主驭下或被主奉上之兽畜品性者必然危急于其核心之主位。
危急于核心主位者乃因其思想之恶因而遭受灾祸恶果之摧折,动物世界之宗族本源意念乃辛苦劳碌于兽者捕猎和畜者采摘而一致依从王道。
私礼迷信之教化斩杀自主恤下之人品仁性乃源自高位者之私心,那鼓吹作主驭下或被主奉上之兽品畜性者必然危急于其事业之薪火无传或后继乏人。
动物世界之宗族本源意念乃征服之占有超过联盟之亲善,食肉者与食草者亲密之间乃不该伪善以牺牲奉献式仁爱。
要想改变命运之局限乃应该在思想观念之源头上热衷于文明开明之觉悟而冷淡对待野蛮愚昧之迷信,只有在深挖恶因之前提下才能及时而有效规避恶果之发生。
总有骗子试图切断人文基因于说教,衣冠神兽鬼畜者杂种基因之宗族本源思想乃使广大社会自主劳动者困苦于牲畜之境地。
衣冠力畜者之智商如同裸露私处之婴幼儿睁开及瞪圆眼睛看世界,于是乎傻子在那充满友爱交好之语言文辞中被骗。
总有骗子试图切断人文基因于说教,没有哪个野兽去抚慰家畜原本脆弱之内心。

围猎场中乃没有哪个家畜鹰犬去抚慰野兽之内心。

——(完)

作者主页: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cQN19iPJ80XyRWo-WR41T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3 17:54: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主话题:雄雉
解析:《诗经》一、国风(三)、邶风之、——
33、雄雉——雄雉(zhì城墙)于飞(高)【霸】,泄(散发,混杂)泄其羽(旌旗)【王】。
我(自己)之怀(归附;来,至)矣【邦】,自(原本)诒(dài欺骗)伊(那)阻【内】。
雄雉于飞【霸】,下(攻克)上(升登)其音(语言文辞)【檄xí】。
展矣君(主)子(奴)【竞】,实(事实,实际)劳(愁苦)我(自己)心【敌】。
瞻(察视)彼日月【履】,悠(远,长;忧思)悠我思(心情)【继】。
道(说,讲述)之云(说)远【人】,曷(遏è:遏制)云能来【骗】。
百(勉励)尔(迩:近)君(主)子(奴)【众】,不知(主管)德行【异】。
不忮(zhì忌恨)不求(责求,苟求)【兼】,何(荷hè:肩负)用(执政,当权)不臧(zāng赃)【神】。

即城墙威严雄伟于高位权霸,旌旗混杂散发出王者猎猎风范。
大主子自认为万邦带民来归,等级制度原本是那内斗互阻之欺骗。
城墙威严雄伟于高位权霸,攻下堡垒且登上王位乃造反檄文之语言文辞。
主子奴才各施展其驯化调教手段与奸佞谄媚伎俩于互竞相杀,实际上无论是孽生者兽品畜性还是寄生者畜品兽性乃都愁苦于其内心之自我矛盾或敌对。
察视奸夫淫妇或日或月变换性交对象之情状而比照那多主多奴之履制,自私贪占者之心情必长忧于后继无人。
道神鬼或说兽畜乃本该是远离人际之笑话,社会公序乃遏制能说会道者前来行骗。
主子奴才互相勉励乃组成犯罪团伙而浅近于社会大众,其不自主之品德行径有异于自主劳动者。
大奴才不忌恨二主子且二主子不责求大奴才乃因其身兼二职,大主子肩负神奴之身份而执政当权于供奉神主乃不算是贪赃枉法。

兽王领地之直接管理模式在治国理政当中行不通。

——(完)

作者主页: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cQN19iPJ80XyRWo-WR41T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西范爱热闹

华人网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为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网络公开内容,如涉及文字/图片版权违规或侵权可邮件处理。本站为公开内容载体,对用户发布内容仅承担基础违法筛删,其他责任发布者承担。

发表新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