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华人网

华人网 华人网 海内华人 历史 查看内容

90年代初,有4万多华人祈求重回祖国,为何都被我国拒绝?

2024-5-11 14:51| 发布者: 华人网| 查看: 2202| 评论: 0

摘要: "在2023年,苏丹爆发内战,迅速从局部蔓延至全国。中国海军导弹驱逐舰南宁舰和综合补给舰微山湖舰在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时,接到了撤离中国公民的命令。他们星夜兼程630海里,比预定时间提前7小时到达苏丹港附近海 ...
"在2023年,苏丹爆发内战,迅速从局部蔓延至全国。中国海军导弹驱逐舰南宁舰和综合补给舰微山湖舰在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时,接到了撤离中国公民的命令。

他们星夜兼程630海里,比预定时间提前7小时到达苏丹港附近海域。在此次行动中,中国海军成功撤离了940名中国公民,同时还应有关国家请求,帮助撤离了231名外籍人员。

虽然苏丹撤侨并不是中国海军首次行动,但在2011年的利比亚内乱和2015年的也门空袭中,他们也曾派军舰保护同胞安全转移。

中国海军的行动再次彰显了他们保护海外公民的决心和能力。"

中国一直以实际行动践行着"中国护照不一定能带你去任何地方,但一定能带你回家"的理念。然而,在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有4万多名被抛弃的华人历经万里跋涉,希望能回到祖国的怀抱。

然而,我国政府却坚决拒绝了他们的请求。这是因为30年前,我们曾经犯下过不可原谅的错误。


19世纪中叶,沙俄的贪婪和野心让他们将侵略的魔爪伸向了中国的西北地区,侵占了数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不仅如此,他们还瞄准了新疆的百姓,将恶意和剥削的触手伸向了这片原本宁静的土地。

尽管他们得到了土地,但他们的贪欲并未止步,反而更加肆无忌惮。


在沙俄占领新疆伊犁10年后,1871年,《伊犁条约》的签订标志着中国恢复了部分领土主权。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沙俄并没有遵守“人随地归”的原则,反而在条约中加入了一条荒谬的条款,即允许伊犁地区的人民在一年之内迁入俄国国籍。

这一举动暴露了沙俄对中国人口的贪婪,加剧了其对新疆的掠夺。


为了侵占新疆的人口,沙俄在伊犁设立了一个非法机关。该机构通过制造恐慌,散布谣言,引诱当地百姓入俄,同时也使用武力手段,强行迁移当地民众。

在短短三年的1881至1884年间,沙俄掠夺了超过7万民众,其中超过六成的民众是被沙俄军警用枪棍强行带走的。


沙俄对待新疆人和游牧民族极其残忍,视他们为奴隶和牺牲品,让他们进行繁重的体力劳动,却连温饱都难以保障,更不用说尊严了。

当沙俄国内革命爆发后,当局又下令所有19岁至43岁的游牧百姓参军,面对这样的不公,牧民们誓死抵抗,但沙俄军队却毫不留情地镇压和屠杀维吾尔、哈萨克和回族民众,这引发了大规模的反抗。


在那个时候,许多难民逃到了中国的新疆地区。其中,有7万人抵达了塔城地区,另外16万来到了伊犁地区。之后,又有大批边民涌入新疆。

然而,这些难民并没有合法的身份,直到盛世才统治新疆的时候才得以改变。为了保障疆土的安全和民众的福祉,盛世才下令为在1917至1937年期间逃到新疆的所有难民发放公民证,把他们视为中国公民。

此外,他还把在新疆的俄罗斯人认定为“归化族”,并列入了当时新疆的14个民族之一。苏联驻新疆的五个领事馆对这一决定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

因此,从那时起,所有逃往新疆的难民都被视为中国人。


在历史上,中国常常是难民的收容地,尤其是从西面和北面涌来的难民。然而,在1962年,这个趋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时,新疆伊犁和塔城地区的边民们开始跨越中苏边境,移居到苏联。在离开之前,一些人会顺手牵羊,抢走邻居的牲畜和财物;另一些人则会大肆哄抢国家资产和集体财物;甚至还有人会对前来劝阻的干部进行攻击。

这一切的起因,可以追溯到二战结束后的一系列事件。


苏联在卫国战争中损失大量人口,导致地广人稀的困境,社会生产、土地耕种和工厂运营等都需要人力。在此背景下,赫鲁晓夫提出让中国提供100万工人前往西伯利亚进行拓荒生产,但中国坚决拒绝。

随着中苏关系恶化,苏联在中苏边境和中蒙边境部署百万军队,威胁要派遣“钢铁洪流”进攻中国。然而,中国始终坚持自主发展,不依赖外部力量,展现出了强大的国家意志和民族自信。


苏联在新疆的影响力下,鼓动边境百姓外逃,两国关系恶化。由于缺乏翻译人才,我国中小学教材编写困难,不得不使用苏联出版的维吾尔、哈萨克、乌兹别克教科书。

这些学生接受了“苏式教育”,将苏联视为“祖国”,莫斯科视为“首都”。


尽管中苏关系恶化,他们仍然深深认同自己的中国身份,导致许多人盲目崇拜苏联。新中国成立初期,由于缺乏少数民族干部,为了加速社会恢复,不得不聘请一批苏籍干部。

在新疆地区,生活着许多持有苏联身份的侨民,苏联煽动他们在新疆各地建立“苏侨协会”,以挑动新疆其他民众的不满情绪。


自上世纪50年代起,苏侨协会便肩负起宣传苏联的使命,他们通过舆论宣传,向边境地区的民众传递苏联优越的信息,并一直强调所谓的“父子般的亲近关系”。

苏侨协会主要接纳对象为苏籍干部和青年,通过定期会议、发行期刊,以及观看苏联模式,来加强他们对苏联的国家认同感。

实际上,苏侨协会自成立以来就超越了其职权范围。它不仅处理加入苏联国籍的申请,还办理苏侨回国的手续。与其说是一个协会,不如说是一个领事馆。


当苏联在1960年派兵占领我额尔古纳河克鲁赤纳岛,并且对我国牧民进行殴打后,中苏关系迅速恶化。苏联利用自己在新疆扶持的力量,开始散播谣言,试图制造恐慌。

他们一方面告诉边民们中苏即将开战,中国无法对抗苏联,印度也会和中国开战,苏联和美国都会参战,留在中国境内不会有好日子过;另一方面,他们编造美好的生活,称他们为大家建造了美丽的房子,也给大家准备好了土地,来到这里就是享福的。


从1962年4月份起,由于苏联的挑拨,伊犁、塔城两地的部分边民开始越界前往苏联。苏联方面以各种优惠措施吸引他们,如提供房屋、分配土地,甚至可以自行选择一些牲畜。

他们感到自己仿佛来到了天堂一般,然而苏联又开始鼓动他们返回自己的国家,并将亲朋好友也一起带过来享受这份福利。

不仅如此,新疆地区的苏联官员也亲自参与鼓动边民外逃。


季托夫,苏联驻伊宁领事馆副领事,多次到塔城与当地百姓交流,总计接见4743人次。季托夫看到效果显著,于是直接在塔城召开大会,公开鼓吹苏联的好处,使得边民们纷纷逃往苏联。

一方面,这些边民是曾经亲自去过苏联,感受到苏联的美好;另一方面,他们从小就接受苏联的教育,对苏联怀有深深的感情和向往。

因此,他们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成群结队地往苏联方向跑去。


自4月15日以来,非法越境事件已经从最初的单人空手行为升级为全家出动,成群结队。这些被苏联煽动的边疆居民,在公开的光天化日之下,带着农具、炊具,驾驶牛车、马车,毫不犹豫地穿越边境,义无反顾地前往苏联。

这些外逃的边民胆子越来越大,开始只是携带自己的私人物品,随后他们甚至跑到邻居家、商户家,明目张胆地抢劫他人的物品。

逐渐地,暴徒分子也开始出现,他们闯入公社和国营农场、牧场,强行带走属于集体和国家的财产。


苏联对于这种情况感到非常高兴,他们积极扮演着"人间天堂"的角色。为了接纳这些来自中国的边民,苏联在伊犁、塔城等地设置了临时接待站。

一旦越过分界线,苏联就会提供货币兑换、医疗用品、水和食物。同时,他们还调度了大量的卡车,将边民们送往安置点。


白天,接待站的人员竭尽全力安抚好这些边民;晚上,他们则拿出大型探照灯,为穿越边境的人们照亮前方的道路。

苏联还专门准备了一个高音喇叭,24小时循环播放国内的“美好生活”,使用维吾尔语、哈萨克语等多种语言。


苏联与塔城地区的边境线长达580公里,要在一个短时间内封闭所有的缺口并不现实。更为棘手的是,我们白天刚刚在边境线上设置下铁丝网,到了晚上苏联就会派人将其剪断,留下空隙。

对此,国家决定采取疏导为主,不采取强制手段截留。因为外逃的边民中,大部分是因为受到了欺骗或者亲友的蛊惑,还有一部分人是因为自家的亲人有不可抗拒的原因必须离开。


尽管有些人被迫离开家园,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出于对祖国的深深热爱。在霍城阿克苏公社,许多不愿离开的边民的孩子被扔进了水沟,甚至被强行带走。

塔城县的一位老汉也因为坚决不愿离开而遭受毒打,最终被强行抬走。面对这些困境,国家选择了理解和体谅,没有采取任何武力手段。

然而,对于那些被胁迫离开的人们来说,他们仍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痛苦。


中国藏南领土被印度侵占,导致中印局部战争风险加大。为了维护边境稳定,工作人员在伊犁、塔城等地挨家挨户走访,劝阻牧民不要听信谣言,前往苏联。

同时,苏联与印度的紧密关系也引发担忧,他们向印度提供了武器装备,并暗示可能支持印度参战。在怀柔政策的推动下,我们致力于缓解边境紧张局势,维护地区和平。


然而,一些人固执己见,胆大妄为,甚至动手攻击了试图劝阻他们的干部。另一边,那些逃往苏联的边民们过得并不愉快。

苏联并未给予他们公民身份,只是将他们视为劳工,或者让他们在哈萨克斯坦垦荒,或者派往西伯利亚。这样的生活与苏联曾经的宣传和人们的期待相去甚远,许多人开始怀念在中国的生活。


许多人在外地生活,对家乡的思念愈发强烈。苏联曾试图征集愿意回国的人员名单,希望中国政府接收他们。中国政府要求苏联将所有出逃的边民遣返,总计6万余人。

然而,苏联并未同意。到了80年代,随着中苏关系的缓和,很多当年出逃的边民希望重新回到祖国。截止到苏联解体后的1992年,共有4万多当年出逃的边民希望回到中国定居。


而国家允许他们返乡探亲,还调动部队帮他们寻找亲人。他们希望重新成为中国公民,并真情流露祖国重新接纳,只是由于他们特殊的身份和1962年的“伊塔事件”给中国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所以国家需要慎重考虑。

但他们依然可以使用护照在中国生活,跨越中俄、中哈的界限进行贸易活动,既可以扩大边境贸易,又能与亲人团聚。

总结来说,在“伊塔事件”中,责任在于苏联,而中国展现出的妥善处理和稳重的善后工作,将影响尽力降到最低,展示了大国风范,赢得了国内外的一致赞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微信群
华人网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为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网络公开内容,如涉及文字/图片版权违规或侵权可邮件至9519990@qq.com处理。本站为公开内容载体,对用户发布内容仅承担基础违法筛删,其他责任发布者承担。

发表新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