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华人网

华人网 华人网 海内华人 聚焦 查看内容

被困日本地震重灾区轮岛8名中国人两天两夜脱险记 华人志愿者驾车穿过熊出没的密林和海 ...

2024-1-7 15:57| 发布者: 华人网| 查看: 2454| 评论: 0

摘要: 1月1日,日本能登半岛附近发生7.4级地震,距离震中非常近的日本石川县轮岛市先后遭遇了强震、海啸、火灾等多重灾害,损失惨重。据新华社6日报道,能登半岛地震死亡人数已达126人,轮岛市是此次地震的重灾区之一。北京 ...
1月1日,日本能登半岛附近发生7.4级地震,距离震中非常近的日本石川县轮岛市先后遭遇了强震、海啸、火灾等多重灾害,损失惨重。据新华社6日报道,能登半岛地震死亡人数已达126人,轮岛市是此次地震的重灾区之一。
 
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地震发生后,有8名中国公民被困轮岛市,其中有人还患有疾病,缺少药物。了解这一情况后,中方总领馆和当地华人立即行动起来,众多志愿者奔赴轮岛开展营救。截至当地时间1月3日晚,8名被困中国人均抵达了安全地带。
“危难之中见真情,总领馆地震后第一时间就行动起来,一直协调各方力量来帮助受困同胞。在日的华人非常团结,众多志愿者冒着生命危险进入余震不断的灾区,救出被困的同胞。”协调此次救援的石川县华侨华人联谊会理事长杨丽对北青报记者说。
1月1日强震来袭 8名同胞被困地震重灾区
日本当地时间1月1日16时10分,日本能登半岛附近发生7.4级强震。
这一刻,从成都到日本旅游的黄然和3名同伴正在能登半岛北侧轮岛市的一家美术馆参观。“当时我觉得美术馆里有些闷,就先出来透透气,忽然感到大地开始晃动,地砖像会自动蹦开一样弹跳起来。”
黄然一时站不稳倒在地上,视线和地平面齐平时,他看到大地像海浪一样浮动起来。这样的剧烈震动持续了一分多钟,这期间他的同伴和一对同样在美术馆内参观的日本夫妇也跑出美术馆。“那对日本夫妇没有冲向空旷地带,出来后选择趴在地上,我们这些人都脸色惨白,手机上不断传来地震提醒的报警声。”
强震停止后,黄然一行人跟着日本夫妇找到了当地的一处公园,这时公园里已经聚集了一些日本居民,“可能因为他们经常遭遇地震,人们脸上的表情还很淡定,这让我心里的紧张感消去不少。但忽然之间,周围开始广播一段日语,一些日本人听到之后,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纷纷开始逃离。我表妹在日本留学,她告诉我广播里说的是‘海啸来临’。”
此前在美术馆遇到的日本夫妇建议黄然等人往高处走,可到了山口处,黄然发现有日本人从山上走下来,“他们说山上出现了严重的塌方,我也看到林子里的树东倒西歪,和泥土一起把山路压住了。”
黄然和其他日本居民一起改走另一条远离海边的路。最终一行人发现了一座三层建筑,有人站在建筑门口朝路过的行人招手,让大家进入避难。“我们沟通后了解到,这栋建筑是一个小学,当地人将其选为避难所。为了不被海啸波及,就都上到三楼避难。”
 “预测说最高可能会有5米高的海啸,我们计算了一下,避难所三楼的高度是12米,这才放下了心。”黄然回忆说。
 
在黄然一行人避难期间,来自日本名古屋大学的中国留学生郭强等一行4人也在轮岛市寻找存身之所。
郭强回忆说,当天他们几名同学自驾到轮岛游玩庆祝新年,中午在饭馆吃饭时,老板娘推荐他们可以去附近的海边渔港看日落。于是他们临时决定开车往海边走。
没想到,下午郭强等人在海边观光时,地震来袭了,强烈的摇晃让他们感到非常惊慌。此后,几个人的手机上收到了海啸预警,当时在海边的他们感到无比惊慌。此时有一些当地村民开车路过,引领他们到了附近高处的一处避难所。
避难所位于一处酒店前面,酒店工作人员拿出了毛毯、椅子等,到了晚上,来此避难的当地人纷纷离开。郭强等人也想着开车往外走,便离开了避难所,可随后他们发现道路情况非常差,车子也出了故障动弹不得。此时天已经黑了,他们不敢冒险前进,只能在一座非常偏僻的隧道附近,找一块空地过夜。那天夜里,几人把带来的衣物都套在身上取暖,好在后备箱里有一些饼干和水,他们就这样熬过了一夜。
由于失去了手机信号,此时郭强等人还不知道,中国驻名古屋总领馆和当地华人组织都在尽一切可能,寻找需要帮助的中国同胞。北青报记者1月5日从中国驻名古屋总领馆相关负责人等处了解到,得知黄然、郭强等中国人被困轮岛的消息后,总领馆第一时间启动相关工作,其间石川县华侨华人联谊会理事长杨丽发挥了关键作用。
杨丽向北青报记者回忆说,在地震发生时,她正在距离震中约90公里的金泽市,也感到非常害怕。地震后不久,她就收到了中国驻日本名古屋总领馆负责人的来电,询问相关情况,“总领馆也希望我帮忙了解当地华人的情况,看看有哪些人需要帮助。”杨丽立即通过在当地的华人微信群询问大家的状况,并表示如果有需要随时可以联系她和总领馆寻求帮助。这一晚,当地华人们都在积极寻找线索,尽全力帮助有需要的人。
当日晚上,轮岛市中心的一处市场发生火灾,导致店铺、住宅等200多栋房屋成为废墟。虽然这座市场距离郭强和黄然避难的地方都有一定的距离,但这一晚,两人都看到了一角被火光映成了橙红色的夜空。这一晚,两人都没怎么睡好。
1月2日 避难所物资紧缺 被困者发出求助信息
1月2日凌晨,黄然已经有大半天的时间没吃东西了。前一天他们只在早上吃了一顿早午饭,他的表妹更是为了去了解交通讯息,连饭都没来及吃。“当时我们去便利店买了一个饭团,准备给我表妹吃,结果地震后,随身带的食物只有饭团了,这个饭团就都给表妹充饥了。”
 
除了饥饿,黄然还遇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他需要药物。黄然说,他有甲状腺功能减退的问题,平时需要定期服药。可地震发生时,药品和行李一起遗留在酒店里。“酒店位于海边,在海啸预警的情况下,我们根本不可能过去拿。”由于备用的衣物也都遗留在行李之中,伴随深夜来临,黄然等人感到寒意越来越重。“有日本居民注意到了我们,主动送来了保暖毯,这使得我们的情况好了很多。”
但在饥饿和甲减的双重打击下,黄然感到精神不振,浑身乏力躺在地上。凌晨时分,他忽然发现一直没有信号的手机上出现了微弱的一格信号,赶紧给中日两国的朋友发去了求助信息。
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黄然等人被困的消息被转达给了中国驻名古屋总领馆和杨丽。杨丽加上了黄然的微信,告诉他日方的救援力量正在前往轮岛,她和总领馆也会尽全力为他提供帮助。但不久,手机信号再次中断了。
1月2日早上6时许,郭强注意到隧道深处驶来了两辆小货车,“终于看到有人出现了,我们赶快过去找他们搭话。交流之后,郭强一行人决定放弃自己的车子,乘坐货车抵达附近的一处避难所。”
抵达避难所时,郭强看到里面已经聚集了二三十名当地村民,很多村民拿出了自己的食物和柴油,保障避难所里的饮食和电力,但物资仍明显不足。
物资紧缺的情况同样出现在黄然所在的避难所,1月2日中午,避难所的人来分发食物,黄然的女友领到了一个半个拳头大的饭团,“我女朋友指着我,跟发食物的人示意还要拿一个饭团,可发食物的人告诉我们,现在物资奇缺,这一个饭团已是两个人的分量。”
“那一天我太饿了,以前我吃米饭都是就菜吃,这一次我反复咀嚼着这个饭团,才发现原来米饭也是有甜味的,这顿饭我至今难以忘怀。”黄然回忆说,与此同时,他的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我本应该在那里出力气帮助他人,但却只能躺着让我女友照顾。很多日本人看到我的情况也很着急,我们不知道该怎么用日语解释‘甲状腺功能减退’,但一些当地日本居民给我送来了感冒药、维生素C等各种药物、营养素。”
抵达避难所后,郭强向当地警察局寻求帮助,但警方坦言,轮岛发生的火灾导致大量房屋受损,当地警力严重不足,“我们也理解当时的情况,只能先利用微弱的信号将情况发给同学朋友。”
此时,中国驻名古屋总领馆的工作人员通过留学生群联系到了郭强,得知几人的位置后,领事馆的相关负责人联系了石川县华人华侨联谊会,通过沟通协调,郭强被告知龙在日华人援助协会的志愿者正前往轮岛,届时将会为郭强等人提供援助。
在日华人紧急营救 志愿者穿越熊出没的密林赶赴轮岛
龙在日华人援助协会会长刘勇告诉北青报记者,地震发生后,他们采购了大量物资,准备运往灾区。在路上收到总领馆和杨丽发来的消息,得知有4名中国留学生被困轮岛,“得知这个消息后我们就决定,一定要把他们救出来。”
与此同时,旅居在日本富山市的张伟也在驾车驶向轮岛的路上。
1月2日,张伟有事到了名古屋,此时他在群里看到了杨丽发布的黄然等人被困的消息,便立即联系到杨丽,承诺会开车前往轮岛,将黄然等人接到安全地带。
张伟5日回忆说,当时他已经了解到,去往轮岛的路并不轻松,因此他提前将油加满了才出发。但这一路所经历的坎坷,仍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我从2日12点多出发,开了4个多小时,到了能登半岛附近,此时道路状况明显就不好了。我沿着导航走到一处悬崖边,忽然发现前面的路出现了塌方。只能在崖壁边调头再找另一条路。”张伟回忆说,他选的第二条路是一条要穿过一大片密林的土路。路很窄,只能容纳一辆车通过,路上可以看到有提示牌,指出林子里有熊出没。他先遇到一个小的塌方体,开车跨了过去后,没走多远又看到前方的路被巨大的塌方体封死。“没办法,我只能一点点倒车出去,当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有时为了安全,我不得不下车查看,考虑到林子里有熊,我每次下车都要随身带上小刀,时刻小心周围的情况。”
万幸熊并没有出现,张伟倒车走了一公里左右,才找到一处相对宽敞的地方掉了头。路上看到有一辆日本人驾驶的车子陷到水里面,他还帮忙一起把车推了出来。
张伟换了第三条路行驶,一路边走边问遇到的日本人,打听哪条路能抵达轮岛。忽然,张伟注意到附近有日本自卫队的救灾车辆,便跟着自卫队的车子一起走。
杨丽说,张伟去救人其实面临着很大的风险,一路上有余震、有山体滑坡还有海啸的威胁。此外,一路上张伟的信号时有时无,为了确保安全,她和总领馆每隔一段时间就和张伟通一次电话,了解他所在的位置,提醒他一定要注意安全。
这一晚,张伟一直在开车,杨丽焦急地等待着,也一夜没有合眼。
1月3日  进入市区后道路中断 志愿者徒步半小时找到被困同胞
此后的时间里,张伟仍在开车前往轮岛的路上,此时他已经是第四次更换道路了。忽然之间,他感觉车胎发生了问题,“可能是轮子轧到了什么东西,有个轮胎爆胎了。我不敢耽误他人,只能先掉头返回一处空旷地带。这期间我给我妻子打了一个电话,讲述了遇到的情况,她被吓到了,哭着问我能不能回家。”
 
但张伟表示,他已经在救援的路上了,再说答应了别人,一定要想办法把被困的中国同胞带出来。张伟将车开到一处加油站,发现加油站也断水断电了,但好在能用工具给车换上备胎。“到这里,我发现手机没有信号了,我实在太累了,就在车里休息了一会儿。我来的时候没想到一路上会这么难,所以没准备太多的衣物。因为天气冷,又开始下大雨,我把车里夏天用来遮挡阳光的垫子拿出来盖到腿上,尽量让自己暖和一点。”
就这样,张伟等来了1月3日的朝阳。天亮之后,路上的情况变得一目了然,张伟继续驾车赶赴轮岛,路上一瞬间手机收到了信号,他发现了60多条未接来电,来自妻子和各方友人,这让他感觉心里暖暖的。到了上午10时许,他抵达了轮岛市内,但距离黄然发来的避难所位置还有几公里的距离。此时轮岛市内的道路已是一片狼藉,根本无法通行。
张伟只能下车,徒步接近黄然的所在地。
经过大约半小时的步行,张伟找到了黄然所在的避难所,但此时手机信号又没有了,双方无法取得联系。“我进去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黄然他们,我甚至担心他们是不是去了其他地方。后来我走到3楼的一个房间,问有没有中国人在这里,人们说里面就是。”
此时的黄然,因为身体原因仍处在半睡半醒之间,“当时我忽然听到一句来自陌生人的普通话,醒来就看到了张大哥,我们都很激动。”
张伟说,他告诉黄然等人,目前需要步行前往车子,离开的路状况很差,有可能遭遇滑坡等意外,让黄然他们选择是否要乘车离开。黄然回忆说,他们几个人都下决心一起离开,“一方面当地的物资条件确实有限,我们不想继续占用资源。另一方面张大哥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接我们,我们也愿意相信他,和他一起离开。”
黄然说,虽然肚子仍然很饿,但离开避难所去车子的路上,他感觉自己的精神状态有了明显的好转,“现在想来,当时就觉得一切有了希望了,这个希望给了我很大的力量,让我能穿过那么难走的路。”
 
一路上,黄然看到市内不少房屋倒塌了,道路上出现大大小小的裂缝,需要时刻留心脚下的情况。经过半小时的艰难跋涉,黄然一行人乘上了离开轮岛的汽车
这期间,龙在日华人援助协会的志愿者也在前往轮岛的路上。郭强回忆说,当天他们与志愿者们的联系过程非常坎坷,大家的手机几乎都没信号,“打好几次电话才能拨通一次,断断续续地和志愿者建立联系。”
1月3日下午,龙在日华人援助协会在轮岛一边分发抢险物资,一边寻找郭强等人的位置,但双方最后距离仍有2公里左右,道路上全是倒塌的树木、房屋、电线杆和路牌,车辆完全无法行驶。沟通之后,双方到一个较为安全的地方会合了。
郭强回忆说,避难所的村民们得知他们要走的消息,都为他们高兴。“当时物资很少,但一位70多岁的老奶奶怕我们路上没吃的,说要拿十几个饭团给我们。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她自己只有两瓶水了,却还要分我们一瓶,要我们带走。”郭强说,“考虑到避难所的情况,我们谢绝了他们的好意,反而把我们带来的吃的和之前旅游买的小礼品留在了村里。”
黄然说,离开轮岛的路上,大家都没有睡觉。“这一路上,我们看到很多地方发生了塌方,地面上出现很多道口子,甚至能看到一辆轿车陷落到口子里面。这更让我们感慨张大哥的伟大。我们守在窗户边,时刻盯着外面的情况,想着万一发生滑坡能够第一时间提醒张大哥。”
黄然表示,原本导航显示只需要3个小时的路,大家走了五六个小时才抵达,“路上得时刻小心,所以车速比正常情况下慢了不少。”最终一行人抵达富山市时,已经是1月3日下午5时许了。
“当时我们几个人都还是蒙的状态,张大哥把我们送到富山后就离开了。我们找到了附近的一家拉面店,吃了一碗热乎乎的面。”黄然说。
1月3日晚上11时许,郭强和同学们乘坐龙在日华人援助协会的车辆抵达了金泽市,原本只需要两三个小时的路,因为路况极为糟糕,走了7个多小时。4个人稍微休息了一下,于1月4日凌晨3时许平安返回名古屋。
得知被困中国人平安离开轮岛的消息,杨丽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可以安心睡觉了。此时的她已经有30多个小时没有合过眼了。
尾声 获救者们分别定下了两个约定
“我原本的计划是1月9日坐飞机回国,可经历了这一次的事情,我怕家里人担心,买了1月4日的机票,4日晚上回到了成都,踏上了熟悉的土地。”郭强说,当他1月3日平安获救后,发了一条朋友圈,向亲朋好友们报了平安,“这是我至今以来收到点赞、评论最多的一条朋友圈。”
黄然表示,他们一行人由衷地感谢中国驻名古屋总领馆和杨丽理事长,他也已经和张伟做了一个约定,“我跟他说,未来一两年之内我一定要再来日本,当面向他致谢,也欢迎他随时来成都玩,因为他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1月5日,回到大学的郭强刚刚结束实验室工作就接受了北青报记者的采访。他表示,作为一名博士生,其实他的假期时间有限,之前被困期间耽误了一些学习进度,因此回到学校后他急于要把落下的进度补回来。
郭强说,虽然已经平安回到学校,但这次经历仍给4人留下了巨大的心理冲击。“我们现在还在调整状态,有时会在网上交流彼此的感受。”他和在避难所认识的小女孩加了网络好友,得知他们离开后避难所的燃料用光了,食物也极为紧缺,好在日本救援力量已赶到了现场,提供了饮用水,相信一切会慢慢变好起来,“我会和这位女孩保持联系,我们都约定好要在道路恢复之后再去轮岛看望这些村民,他们和龙在日华人援助协会的志愿者们都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危难之中见真情,总领馆从地震后第一时间就开始行动起来,一直协调各方力量来帮助受困的同胞。在日的华人非常团结,包括张伟在内的很多志愿者冒着生命危险进入余震不断、海啸席卷的灾区,救出被困的同胞。这在我看来是最伟大的壮举。”杨丽向北青报记者感慨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微信群
华人网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为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网络公开内容,如涉及文字/图片版权违规或侵权可邮件至9519990@qq.com处理。本站为公开内容载体,对用户发布内容仅承担基础违法筛删,其他责任发布者承担。

发表新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