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华人网

华人网 华人网 海外华人 移民 查看内容

这是华人神探李昌钰,破获美国诡异灭门惨案的全过程,太硬核了!

2022-4-18 00:28| 发布者: 华人网| 查看: 177| 评论: 0

摘要: 1993年,美国瓦里克小镇发生了一起灭门惨案,诡异的是,凶手临走前,还给所有受害人的尸体盖了被子。而早在2年前,当地就发生过类似的凶案,死者也被盖了一层被子,凶手至今仍未抓获。因此,当地居民有了一个不寒而 ...
1993年,美国瓦里克小镇发生了一起灭门惨案,诡异的是,凶手临走前,还给所有受害人的尸体盖了被子。

而早在2年前,当地就发生过类似的凶案,死者也被盖了一层被子,凶手至今仍未抓获。

因此,当地居民有了一个不寒而栗的猜测——平静宁和的小镇,潜入了连环杀人狂!

看似正常的外表下,究竟谁才是那个杀人魔?
当地警方毫无头绪,只能求助华人神探李昌钰,而李昌钰仅凭一滴血就迅速锁定了凶手,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部纪录片展示了李昌钰硬核破案的全过程,一起来看看吧。


小镇惊现连环杀人狂
1993年,劳动节刚过,瓦里克小镇一片祥和。

这天,当地警局接到了一名货车司机的报案,说是发现了命案现场。

警方立即赶到现场,接下来的一幕令他们大吃一惊。

在女教师琼安的家里,整齐摆放着三具尸体,更奇怪的是,还全都盖了被子。

经检查,死者正是房子的女主人琼安,以及她的两个小女儿。

三名死者身中数刀,现场极其血腥,可见凶手残忍至极。

报案的货车司机说:“我刚刚开车路过琼安老师的家,看到她家后窗玻璃破了很大一个洞,就像是被人砸破的,我透过窗户看进去,房屋内一片狼藉,我怀疑进了小偷。”

货车司机表示,他儿子的老师就是琼安,小镇上的人都知道琼安老师是单亲妈妈,和前夫离婚后独自抚养两个小女儿,所以大家都比较照顾她。

因此,看到琼安老师家里的异常后,货车司机没有坐视不管,而是打算进门查看。

当他来到正门时,发现正门居然没有上锁,心里顿时有种不妙的预感,于是小心翼翼地走进去,结果就看到三具尸体。


他当场魂都吓飞了,马上报了案。

经验丰富的警员一看到案发现场,就觉得莫名熟悉。

两年前,一位名叫贝姬的独居女子,在自家遇害,也是被砍了几十刀,凶手同样是破窗而入,同样是用被子盖住死者,案发现场同样血腥。

警方完全有理由怀疑,两个案子是同一个凶手,而真凶仍然潜伏在小镇上,随时可能会继续大开杀戒。

为了保证小镇居民的安全,侦破案件迫在眉睫!

警方立刻对现场展开勘查,得到的线索却极其有限。

首先,后窗玻璃破了一个大洞,说明凶手翻越栅栏,然后从后窗爬进了屋子。

其次,屋内混乱不堪,凶手可能是在翻找什么东西,但一些值钱的物件还在,说明凶手不是谋财,那么极有可能是情杀或仇杀。

随后,警方调查了琼安的人际关系,几乎所有人都说,琼安是一名好教师,也是一个好女人,她善良温柔,从不与人结怨。


包括琼安的前夫,两人是和平离婚,关系一直不错,离婚后,琼安专心照料两个小女儿,没有跟任何男人有过情感瓜葛。

因此,仇杀、情杀也不太可能。

再结合2年前的案子,警方推测,凶手可能是一个连环杀人狂,没有目标,而是随机杀人。

他应该是个涉世已深的中年人,经历过命运的不公,怀着报复社会的扭曲心理。

至于其他线索,警方则毫无头绪。

很快,琼安家的惨剧传遍了挨家挨户,一时之间,小镇居民人心惶惶,毕竟小镇混入了一个连环杀人狂,谁都可能是下一个受害者。

人们紧锁家门,有的买枪自保,有的买狗看门,有的居民甚至在枕头下放铁锤,几乎是彻夜难眠。

当地警局压力山大,每天都会接到成百上千个居民电话,催问调查的结果。

眼看调查几乎停滞不前,警局无可奈何,只能向李昌钰博士求助。


李昌钰登场
接到求助电话后,李昌钰第一时间乘坐直升机来到瓦里克小镇。

刚下飞机,当地警探便上前迎接,尽可能详细地向他们说明案情。

李昌钰却阻止了他:“我也是人,一旦听了别人的说法,肯定会受影响,我要的是亲眼所见。”

听完这番话,警员立马噤声,生怕影响了李昌钰博士的判断。

李昌钰,著名的刑事鉴识专家,华人第一神探,被誉为“当代福尔摩斯”,最擅长在蛛丝马迹中寻找真相。

在当地警员的带领下,李昌钰来到案发现场。

一进屋,映入眼帘的便是房间的饭厅,这里的窗户破了,窗边紧靠着一个餐桌,桌子被压垮了,一根桌脚折断在地。


李昌钰推断,凶手先打破窗户,然后翻进屋内,顺其自然地踩在餐桌上,可餐桌承受不了他的重量,由此可见,凶手的体重很重,可能是个大块头。

第一条线索就这么浮现出来。

紧接着,李昌钰走到房屋的走廊上,这里是三具尸体摆放的位置,两边的墙壁血花四溅,极其醒目;而屋内其他地方都没有明显的血迹,由此推测,走廊就是行凶的地方。

这是第二条线索。

而后,在客厅的地板上,又发现了模糊的血迹,很像一个人的脚印,李昌钰决定使用化学试剂,让血迹清晰可见。

喷洒化学试剂,是一项严肃又谨慎的操作,因为喷少了没用,喷多了会损坏现场证据。

一般来说,警方是禁止这种危险行为的,但面对李昌钰博士,那肯定是百分之百信任的。


李昌钰熟练地使用化学试剂,把整个客厅的地板都喷洒了一遍,渐渐地,血迹全部显示出来,的确是一个一个的脚印。

或许你会问,脚印有什么用?但是,光凭这些印记,李昌钰就有了重大发现。

第一,相较于走廊而言,整个客厅的血迹很少,说明这里肯定不是行凶的地方。

凶手应该是先翻越窗户,来到饭厅,然后走到客厅,再走到走廊,在这里撞见了琼安母女,于是进行了屠杀,走廊血流成河,凶手的鞋也沾上了血迹,最后他回到客厅,留下了这些带血的脚印。

李昌钰观察了每个脚印之间的距离,都是4.5尺到5尺之间,凶手步伐很大,说明他的个子可能比较高。

加上体重很重的线索,凶手可能是个又高又壮的大块头。

第二,凶手的脚印不是一排一排有规律的,而是在客厅随意乱走,说明他并不急于离开。

这种不急不怕的自信,可能来源于对死者和周边环境的熟悉,因此,他大概率是当地居民,且认识死者。

第三,李昌钰发现,在脚印之间还夹着一滴一滴的小血迹,他怀疑凶手受了伤。

因为3名受害者已经死于走廊,不可能再回到客厅到处滴血,因此,很有可能是受害人在反抗的途中,导致凶手伤到了自己。


第四,由于这些血滴呈圆形状,应该是凶手在静止或非常缓慢的情况下滴落的。

因为如果凶手的移动速度比较快,血液滴落时会有一个水平方向的加速度,最后的形状不可能是标准的圆形。

由此可以判断,凶手在杀人后,还在客厅时而驻足,时而缓步,这也印证了前面分析的“他不急于离开”的线索。

第五,凶手到底伤到哪里了?对此,李昌钰也做出了精准的判断,他认为只能是手部,因为其余身体部位受伤,不会出现这种模式的血滴。

确定是手部受伤后,李昌钰进行了一项超前的实验:通过血迹,判断身高。

因为血迹是慢速垂直掉落,高度越高,滴落的直径就越大,如今,他要根据血滴的直径,反推凶手的身高。


李昌钰用自己做实验,从他的手部到地面,大概2尺(约等于66厘米)高,滴落下来的血迹直径远远小于凶手留下的血迹直径。

由此可见,此人的身高也远远高于他。

经过反复实验,李昌钰算出了凶手的手部距离地面的高度,进而计算出凶手的身高大约在1米83。

这也印证了前几条线索,凶手的确是个高壮的大家伙。

就这样,李昌钰理清了遗留在现场的蛛丝马迹,快速勾勒出了凶手的形象:

体型高大、脚大、步伐大、手上有伤。

按照这个形象,当地警局开始对整个小镇的居民进行搜查,哪怕戴手套的都不放过。


按理说,小镇的常住人口本就不多,符合以上情况的也比较少,应该很好找到凶手,可警方忙碌了一段时间,硬是没有发现可疑人员。

以至于一些警员开始怀疑,是不是李昌钰博士提供的信息有误。

也有警探委婉地询问他:“凶手真的是本镇人口吗?会不会是外面的人?”

对此,李昌钰表示:“凶手一定在镇上,请你们抛开刻板印象,只要符合这些条件的,都要关注。”

他的推断到底有没有错呢?

嫌疑人现身
这天,警员们再次出警,环绕整个小镇,寻找可疑人员。

一名警员开车巡查时,看到了路边玩耍的小伙子,便打了声招呼。

小伙名叫科瑞,15岁,虽是小镇上少有的黑人,但大家都很喜欢他,因为他聪明友善,还经常和大家一起打球。


此时,见科瑞手上缠着绷带,警员便随便问了问:“嗨伙计,你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科瑞的脸上闪过一丝紧张,马上解释道:“我昨晚参加了一个舞会,因为喝醉了,用手砸了路边汽车的窗户。”

警员察觉到科瑞的不对劲,便又若无其事地问了几个问题,比如砸的什么车,在哪砸的。

虽然科瑞都一一回答上来了,但他的眼神偶有闪躲,警员看出了一丝问题。

在这之后,警员回到警局,通过系统搜索发现,全镇都没有科瑞描述的那辆车。

紧接着,他又来到科瑞描述的事发路段,此处也没有留下车窗玻璃的碎片。

以上两点都说明,科瑞在撒谎!


可他为什么要撒谎呢?警员还是不敢怀疑,科瑞就是最近令人闻风丧胆的连环杀人狂。

如果科瑞是凶手,那他在13岁时就杀害了一名女性,15岁又害了3条人命,一个聪明善良的少年,不可能这么丧心病狂吧?

可是,科瑞的其他条件与李昌钰博士所列的一样,他又高又壮、脚大步伐大、而且手上有伤,简直和嫌疑犯完全符合。

于是,警员将自己的发现报告给了上级,第二天,警员们将科瑞带到了警局。

在李昌钰博士的提议下,警局对科瑞使用了测谎仪,第一次他没有通过,第二次仍然没有通过,警员们几乎同时露出了震惊又笃定的表情:科瑞就是凶手!

由于科瑞没有通过测谎仪,所以警局有了合法的搜捕令,来到科瑞家中搜查。

在科瑞家的门口,一个装满垃圾的垃圾袋里,警员们发现了一组刀具,上面还有遗留的血迹。

刀具中,有一把刀的刀尖完全折断了,而在死者的颈部,就有折断的这部分刀尖,警方将刀尖和刀具拼在一起,完全吻合。


在铁证面前,科瑞最终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而他的杀人动机,竟然是突发奇想,想要一台录像机。

他知道琼安老师家里有一台录像机,所以来到琼安老师家,因为担心老师拒绝他,便把老师一家都杀了,自己拿走录像机。

同时,科瑞也承认自己13岁时杀害了贝姬女士,至于杀人动机,他表示自己早就忘记了。

如此变态的心理,实在是令人心惊胆战!

心理学家认为,科瑞的精神是分裂的,一方面,他想做父母、邻居眼中的好孩子,一方面,又压抑不住内心深处的阴暗、扭曲、疯狂。

人们对连环杀人狂都有一种刻板的印象,认为他们应该经历过很多,殊不知,有些人天生就是病态的,这类人,最容易欺骗人们的眼睛。

好在,科瑞没有骗过李昌钰的眼睛。

当人们向李昌钰博士感激不尽时,李昌钰却在心中感谢另一个人,那就是琼安女士。

这位母亲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为了两个女儿进行了拼死的反抗,如果她没有弄伤凶手的手部,饶是真正的福尔摩斯来了,恐怕也无法找到真相。

尾声
“连环杀人犯抓到了!”

这个消息令小镇居民皆大欢喜、四处奔走,至少人们再也不用枕着铁锤睡觉了。

美丽的瓦里克小镇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祥和。

李昌钰博士没有止步,而是奔向下一个地点,解决又一场悬而未决的凶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分享到:
华人网

发表新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