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华人网

华人网 华人网 海内华人 文娱 查看内容

好莱坞华人影视从业者,几乎都在拍短剧

2024-1-13 15:56| 发布者: 华人网| 查看: 3168| 评论: 0

摘要: 2023年11月,中文在线旗下Reelshort跻身英国、美国、加拿大的App Store总榜前三,截至11月17日,其累计净收入超过2200万美元的同时,“短剧在海外火了”的消息席卷国内社媒。短剧淘金者们正瞄准海外。以此前已经火爆 ...
2023年11月,中文在线旗下Reelshort跻身英国美国、加拿大的App Store总榜前三,截至11月17日,其累计净收入超过2200万美元的同时,“短剧在海外火了”的消息席卷国内社媒。



短剧淘金者们正瞄准海外。以此前已经火爆海外的网文为依据,平台相信短剧在海外同样有机会成为一种刚性需求和长期机会,并由此催生出巨大的内容生产需求。九州文化海外业务负责人刘金龙曾经表示,九州旗下出海APP Short TV一个月能上线大概五部英文自制短剧。



基于文化壁垒、内容审美等多方面考虑,在短暂尝试国内制作团队后,大部分出海平台选择在海外拓展产能。



在小红书,各种工作室的紧急招募信息和大批量收狼人、吸血鬼、霸总题材的海外网文征稿启事迅速占领相关词条高地;与此同时,美国的华人短剧团队在社媒上晒出拍摄现场照片和视频,为自己招揽更多项目机会。



在美国,一个以华人为主的新行业正在诞生,纽约、亚特兰大、洛杉矶、堪萨斯都有开机的短剧剧组。电影学院留学生、已有三五年影视从业经验的人、乃至有房子可出租的社区房东,全都汇集在海外竖屏短剧的荧幕背后:尽管预算不高,但或出于挣快钱需求,又或是疲于追逐好莱坞,短剧都给了他们更多机会。



“洛杉矶影视行业的华人从业者,几乎都或多或少参与过短剧的拍摄制作。”



一、需求



Harry是洛杉矶第一家华人电影实景摄影棚Ideal Sets的创始者。Ideal Sets此前的主要目标客户为独立电影、电视剧、MV、广告等预算规模在300万 美元以下的中小剧组,2023年7月,Reelshort的总制片人联系Harry说想聊一聊长期合作。那时,Reelshort推出了一部爆款狼人剧“Fated to my Forbidden Alpha”。此时距离2022年8月Reelshort在海外上线,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最开始,它给国内短剧加了英文字幕,再直接搬运到海外,反响平平,2022年底,它开始采用海外拍摄班底,2023年3月,它开始大批量地推出自制短剧,6月,它的流水达到四十多万美金,同年7月,它进入畅销总榜前一百名,收入翻番,11月,Reelshort拿下美国IOS娱乐榜第一。



2023年中旬开始,其他国内平台也加快了出海速度。



六七月,Mobo Reels、GoodShort等十余家短剧平台上线海外;八月,网络文学出海平台Mobo Reader(畅读)发布豪门题材征稿启事;九月,花生小说网海外部的编辑发出狼人、霸总题材征稿信息,九州文化先后上线99TV和Short TV两款面向大陆之外的短剧APP,截至11月底,这两款产品已经在全球收获超300万用户,其中,Short TV已经进入北美应用商店娱乐榜前20。



2023年,九州文化也开始拍摄海外自制短剧,着手在海外搭建完整短剧创作和拍摄生态。目前,其主要拍摄地在美国加州、澳大利亚欧洲



初期,九州文化选择在中国拍摄,但效果差强人意。刘金龙复盘这段试错经历时,将原因归为“导演、摄影、剪辑,都更偏中国影视化”,中式爽文内核没有问题,但实际操作免不了和当地环境碰撞。



比如,国内的短剧可以用一部手机拍完全片,但美国的剧组和观众更习惯专业影视镜头下的画面;剧本创作上,国内习惯用日夜表示拍摄节奏,而好莱坞则喜欢用镜头划分;在北美有完整的办公室,有当地人员协助跟进片场拍摄,才能更好地督进拍摄效果。



出海短剧市场初具雏形,锣鼓喧天背后,真假难辨,良莠不齐。



社媒上出现了不少自称海外短剧剧组的账号,频繁发布现场图片和视频,其中不乏盗用别人图片、快速被真实剧组打假而消失的账号。



Harry平时会在小红书的个人账号上分享日常生活,从十月中下旬开始,就有许多人在小红书上私信或评论Harry,或通过朋友推荐直接加他微信,希望他能介绍一些海外华人的短剧制作团队。



“某种程度上,能找到一个成熟靠谱的制作团队来落地剧本,是相对比资金更稀缺的东西”。



当下,豪宅、办公室、酒吧场景炙手可热,海外短剧热潮来袭,Ideals Sets的出租率从7成跃升至9成。短剧拍摄占到影棚总业务的一半。



二、谁在拍短剧



《短剧出海生态版图》数据显示,目前,短剧出海赛道已经有46家承制方,其中含有多个美国华人短剧团队。



海外拍摄时,华人是主力。



2023年中旬,一位洛杉矶的华人影视制片人在自有影视公司的基础上,开始承接海外短剧的拍摄项目。她告诉我们,目前,整个洛杉矶地区,平均每个月拍摄10部以上的短剧,十几个短剧团队同时开拍,已经趋向于稳定。



这些团队可以大致分为两类:背靠平台,例如Reelshort或Drama Box的内部团队,以及平台所雇佣的项目制团队。



后者当中,不乏两三人合伙创立的小型制片公司,核心成员分别担任制片、导演、摄影等职位,有订单来的时候,再攒局雇佣一批员工,这些员工或是电影学院的应届毕业生,或是在读学生,也有影视freelancer。



在上述制片人的短剧业务团队里,人员架构更稳定和专业。平均每个剧组的主要组员有20人左右,本地人占比30%,华人占70%,这些组员们不仅拍短剧,也会拍摄广告等公司其他业务。



短剧剧组承制方也以华人团队为主。组员可能会有几个合作得比较好的美国人。



实际拍摄前,平台们普遍更喜欢找外国导演,但在拍摄过程中,双方的文化差异和语言不通难以在短时间内消解,拍短剧,亚裔导演其实更具优势:中英文相通,灵活性更强,也更能适应平台的内容需求。



如果收到的是纯中文的剧本,团队需要先翻译,再给甲方解释两种语言导致的内容观感差异;哪怕是纯英文的剧本,双方也会反复修改;当甲方返回剪辑的修改意见时,华人理解得更快,而美国人则需要一定时间,无形中增加了沟通的时间成本。



目前,有一些美国公司也想作为拍摄承制方进入短剧的赛道,但是,国内外文化差异、工作流程等种种因素,还是“华人沟通会更顺畅”,再者,短剧行业内,因为预算低而未达到美国基本标准的演职人员工资会是绕不开的拦路虎。



三、低预算,高成本



在洛杉矶,前期一次性投入13万至15万美金,可以拍摄7天至9天、每天十页剧本的体量,随着短剧行业在美国的日渐完善,预算标准也在持续完善及走高。



但如果要用六七万美金拍一部五十五集的短剧,“太少了,很难做出质量高的内容。”



这还只是前期的一次性投入。



如果一天拍摄时长超过12小时,要给演职人员加班费,再加上后期制作费、设备使用损耗等各种隐形支出,在海外拍摄一部短剧的总成本或会更高。通常,一个专业剧组要为摄影和美术配备卡车和卡车司机,用来运输和调度灯光道具、摄影器材、美术道具等,还需要承担相应所产生的保险费和油费。



“但这些隐形成本并没有被包含在大部分的短剧预算中”,上述制片人说,“我了解到的大部分承制方,第一部短剧都赔了。”



通常,甲方拟定4至5周左右的前期准备时间,拍摄7至10天,再用3周时间进行后期制作,制作一部短剧,总流程周期至少两个月。



“但时间和预算都不够。”



如果要启用演员工会的专业演员,仅仅走完工会的申请流程,就需要4至6周,还会因此产生更多费用,而本身的低预算就已经难以负荷专业演员的基本薪资。



若要在Flim LA所管辖的城市区域内拍摄,还必须先向其申请拍摄许可证,不仅流程时间长,还会涉及到更高额的剧组保险额度。



海外拍摄短剧的中小剧组基本都游离在工会体系之外。



若出海平台培养固定拍摄团队并帮其购买设备摄影器材,或能减轻一些短剧制作的高额支出,房价较低的二线城市,拍摄租金的门槛也可能没有那么高——在美国中部的Cecilia Wei告诉我们:“堪萨斯房价相比洛杉矶和纽约更便宜,所以同等的制作预算可以有更高大上的场景选择。”



相比之下,美国中部的短剧拍摄成本会相对洛杉矶、纽约更有性价比。



Cecilia Wei透露:“美国本土编剧的正常时薪很高,如果按照本土编剧正常时薪来算,很多预算都兜不住。”



2023年8月,Cecilia Wei在美国中部的堪萨斯城组建短剧拍摄团队MJC Billion Production,制作过惊悚剧,还接到了一部400页的英文剧本,团队的美国本土编剧调整到了120页。



原稿里,成熟的男主收养了八九岁的女孩,女孩长大后,两人之间萌生了爱情,而团队缩小两人的年龄差以规避“恋童”的嫌疑,在女主中蛊、需要男主解毒的重要戏份上,编剧将蛊毒改成了药物,因为“美国人不知道什么是蛊。”



Cecilia 团队的编剧们都是堪萨斯城编剧协会和写作协会的成员,因为兴趣,才为爱发电投入到短剧行业。现在,编写大热题材的同时,编剧们还正在写重生、黑帮和女巫剧本。



Cecilia分析:“她们(美国编剧)的主要经济来源还是美国的剧本和其他写作方式,不是短剧。”



四、谁会继续拍短剧



洛杉矶的这位制片人对公司短剧业务的未来有些迷茫和不确定,她打算先做完手上的订单,再走一步看一步。



和制作TVC相比,短剧的预算太少;拍习惯了传统的好莱坞美式影片,突然拍一部竖屏短剧,需要改变美国成员的固有认知,还要与甲方不停磨合,其中的教育成本又太高。



据她观察,在洛杉矶,立志当短视频导演的人很少。通常,来到美国学习电影或影视爱好者的愿景大都是成为一名独立电影导演,这也是目前专业短剧导演比较稀缺的原因之一;甚至,有剧组拍了短剧,还藏着掖着,不愿意让其他人知道。



她在租房子作拍摄场地的时候,还发现,相比起部分业内人士,房东和社区管理者反而更熟悉短剧拍摄场景需要什么——这些三四十岁的女性是短剧的付费用户。



“有些电影制作人可能很难主动去接触短剧,因为和拍电影的模式完全不一样。”



某种程度上,这是最繁华的影视艺术区域内一种无形的气场和阶层——大家花了几百万,以诺兰或斯皮尔伯格为电影追求的偶像,学习如何制作一部画面精良、质感爆炸的电影,而短剧于这些人而言,是一部骨感的现实。



和国内很多人兴致高涨、预备在短剧行业大干一笔的情况不同,Harry所接触过的剧组成员,将短剧作为未来长远发展方向的人也并不多。2023年,海外短剧还是以霸总和狼人题材为主,他预计今年的题材会越来越丰富,在女频的大背景下,爱情、喜剧、惊悚、甚至悬疑都是可以尝试的方向。



Harry选择晚一点再作为承制方入场,“当霸总和狼人的时机过去,短剧回归到内容本身的时候。”他说,“那时可以进场。”



不同的是,堪萨斯因为兴趣爱好而共聚一堂的氛围让Cecilia更乐观。



她的团队内,一位研究中世纪文化的成员不仅收藏了许多中世纪服装,还能还原中世纪的妆发造型,现在摩拳擦掌地想要写一部中世纪穿越短剧;另一位ABC制片人则收藏了很多古董和古董服饰,道具充足。


此外,当地歌剧院老板出演父亲角色,福克斯电视台主持人客串恶毒后妈,一位从小有舞台演出经验、拥有36家门店的营养品公司总裁也想在短剧中扮演一个角色,还有居住地离堪萨斯车程两三个小时的演员告诉Cecilia,如果可以固定、长期演角色,他会搬家并定居在堪萨斯城。



不管未来如何,短剧在美国的兴起,至少让许多追梦好莱坞的人能拿起相机和剧本,走进真正的镜头里,产出一部真正的影视作品,哪怕只是一部不同于理想电影的爽文短剧,它也确实带来了各方面的机会。



将无数个主角开挂逆袭的故事付诸镜头的同时,Cecilia相信:“这就是海外短剧带给在美华人影视者的一道曙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微信群
华人网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为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网络公开内容,如涉及文字/图片版权违规或侵权可邮件处理。本站为公开内容载体,对用户发布内容仅承担基础违法筛删,其他责任发布者承担。

发表新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