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华人网

华人网 华人网 华人网摘 查看内容

男子持刀夜闯女生家遭反杀,女生希望父母能回家过年

2019-1-23 09:27| 发布者: 华人网| 查看: 420| 评论: 0

摘要: 2018年7月11日,男青年王磊持刀棍闯入河北涞源女学生家中行凶遭反杀。事后,小菲及其父母被刑拘,并于去年8月18日被逮捕,当天小菲取保候审。当地检察院曾建议警方更改对小菲父母的强制措施,但未被采纳。检察院也曾 ...
2018年7月11日,男青年王磊持刀棍闯入河北涞源女学生家中行凶遭反杀。事后,小菲及其父母被刑拘,并于去年8月18日被逮捕,当天小菲取保候审。

当地检察院曾建议警方更改对小菲父母的强制措施,但未被采纳。检察院也曾退侦此案要求补充证据,目前公安机关已提交补充材料,案件正处于审查起诉阶段。

戳视频
↓↓


男子求爱未果威胁要“杀人”

小菲告诉记者,去年年初放寒假时,她在北京一家餐厅打工时认识了传菜员王磊,并成为朋友。

五一假期时,王磊表白,但是小菲拒绝了,“我说自己有男朋友,拒绝了他。当时他也接受了我的拒绝,说‘行,就当朋友’”。

第二天,王磊又找小菲称要当面说清楚。“他说我不去他就不走,后来我们去了地下停车场和公园。”小菲说,当晚王磊对自己有猥亵行为,还拿走了自己的手机,为此她报了警,做了笔录。“餐厅也知道了这件事,把王磊开除了。”


小菲回到学校后,王磊曾多次去学校找她。小菲感到害怕向学校求助,校领导叫来了保安,“后来他不敢来学校,打电话威胁我说‘你在学校有人保护,有本事放假别回家’。”

除了学校,王磊还曾多次追到小菲家中。小菲说,一次趁她在学校,王磊去她家中,“跟我父母说那天晚上(五一期间)把我强奸了,要纠缠我20年,放假之后要来家里把我们全家杀了。当时我父母也报警了。”

男子曾到女生家中行窃

后来,王磊多次携带水果刀、电棍出现在小菲家附近。当地警方出于安全考虑,建议小菲一家去亲戚家里借住。

其间,王磊再次到小菲家中,并翻墙、撬门入室,拿走了小菲的压岁钱。“那些压岁钱大概有600到800元。有一次,我父亲想跟他好好聊聊,问要怎么样他才能不再骚扰,他说给他600元就不再来我家,但给了钱后,他还是继续上门骚扰。”

那次失窃后,小菲家里人也报了警。小菲说,父亲曾联系王磊的家人,希望劝说他不要继续骚扰,“但他家人说王磊大了,做什么他们管不了。”

此前,王磊的父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儿子给过小菲钱,他是去女朋友家要钱的。小菲表示这是“胡说”,王磊在表白之前,自己反而曾借给他300元,“当时他说快到月底了他没钱,问我能不能借给他500元,我还是学生,也没钱,后来给了他300元。”

男子携刀棍欲行凶被反杀

2018年7月11日晚11点多,王磊又带着水果刀和电棍来到小菲家,翻墙入院,并大喊“你们都出来,我要杀了你们”。

当晚听到狗叫声后,小菲的父亲王新元来不及穿衣服,便拿着一把铁锹出门,并叮嘱女儿报警。小菲的母亲赵印芝穿好衣服后也出去了。报完警,小菲隔着窗户看到父母处于弱势,慌乱中拿了一把菜刀便出了屋。

小菲家大门

小菲说,她看到父亲已经倒在地上,而母亲正苦苦哀求王磊离开。“看到我出来,他不打父亲了,直接朝我肚子上捅了一刀,并用胳膊勒住我的脖子,拿刀挟持了我,母亲着急拉拽我时,我和王磊都被带倒了。这时,我看他倒地,就用菜刀的刀背去打他的背部,我不想伤害他。”

随后,父母让小菲赶紧进屋躲起来。小菲说,当时自己很害怕,进屋把门反锁了,后来再出去就看到王磊已经倒地,而父母坐在凉台上,都受了伤。“当时我们再次报警,让警察赶紧过来。父亲伤得比较重,身上很多血,我和母亲去找了布条给他止血,没时间去管王磊,也不知道他的情况。”

“第二天才知道王磊死了,我和母亲也被刑拘了,7月15日,父亲也被刑拘了。”8月18日,小菲与父母被逮捕,当天,小菲取保候审。

检方曾建议释放  警方没有采纳

小菲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家里向当地司法局申请了法律援助,向检察院提交父母取保候审的申请,涞源县人民检察院也向涞源警方发出《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变更强制措施建议书》。

检察院认为不需要继续羁押赵印芝(小菲的母亲),因其行为具有正当防卫性质,变更强制措施不致发生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险性。


对此,涞源县公安局认为不宜采纳检察院建议。

据赵印芝的代理律师赵鹏介绍,去年10月17日,公安机关向检察院移交证据材料,以王新元、赵印芝、小菲3人涉嫌故意杀人提交起诉意见书。11月14日,检察院将此案退回公安机关要求补充侦查。12月13日,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完毕,随后提交了补充材料。目前,此案正处于审查起诉阶段。

此案引发广泛关注,保定市政法委已经介入,最高检、最高法也在关注此案。保定市政法委宣教处处长表示,“为了公平公正,我委要求他们认真审查、确保公平公正,待结果出来后会及时公布。”

涞源县检察院工作人员称,本案的争议要点在于是否属于正当防卫。“反杀案”频频被提到,最高法也发布了一批指导性案例,但本案具有特殊性,即女学生母亲在男子倒地后,仍有劈砍行为,这也成为“正当防卫”与否的争议点。

女生希望父母能回家过年

1月21日,小菲告诉记者,去年事发之后,她在亲戚和学校老师的劝说下继续回学校上学。但这件事同学和老师都已经知道了,她心理压力挺大的。“担心父母的情况,也怕被人误解,因为这件事,我的家庭和生活都被改变,也没心情上学了。”

小菲曾经幸福的一家。

在小菲的眼中,父母都是质朴、老实的农民,母亲性子比较急,但如果别人不伤害家人,她也不敢去伤害别人的。“王磊一米八几的个头,身体很强壮。事发当晚他情绪很激动,翻墙进去说要杀我们全家,如果不是狗叫我们发现了,后果不堪设想。”

小菲说,马上就要过年了,希望自己的父母能够回家,一家人早日团圆,好好过个年。“去年7月11日事发后,我就没见过父亲了。取保候审那天,最后一次看到母亲,也只是隔着看守所的铁门远远看了一眼。我很想念他们”。

至于王磊的家人,小菲称事后就没联系过。北青报记者多次致电王磊家人,但没有得到回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分享到:
华人网

发表新贴 返回顶部